大发快3网址_快3电脑版_下载| > 真灵九变 > 第七百章 玄田危局

第七百章 玄田危局



    今天一天四张月票,真是给力啊!

    ——————————

    客卿之言似乎戳中了对面两名锻丹后期的前盈河派弟子的痛处,在盈山山脉遭受修罗与修魔的联手肆虐之后,三派道场尽皆毁于一旦,他们跟随长河老祖抛弃盈河派四千年的传承,转而投入顾家门下,成为顾家的外门势力,最受不得的便是外人说他们数典忘祖。!,!

    这一次长河老祖重返盈山山脉,代表的却是顾家来到盈山山脉拓展势力范围,然而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盈山山脉当中的各种势力如雨后春笋一般建立起来,其中便尤其以这盈山仙院发展的最快,甚至仙院当中传说还有法相老祖坐镇。

    此次二人前来首先便是存着试探的心思,看看这盈山仙院到底有几分实力,他们有后援撑腰,即便是这盈山仙院当真有法相老祖他们也是不惧。

    然而两人随便找了一个借口打伤几名仙院的采药弟子之后,没有等到盈山仙院的高阶修士,反而是几个外门客卿赶了过来指着他们的过去一顿揭短,更何况眼前这三名修士修为最高的也不过锻丹六层,其他两人都是刚刚进阶锻丹中期的四层修为,这让二人顿时感到锻丹后期高手的尊严似乎受到了莫大的侮辱!

    锻丹七层的修士当先出手,一招道法分攻三人,这是他的得意神通,最是利于群战,眼前盈山仙院的三名锻丹期客卿在他看来一个人对付足矣。

    仙院为首的客卿眼见得对手一出手便是要置己方于死地,顿时脸色狂变,急忙与身后的两名客卿联手抵御。

    然而他们三人都是散修出身,修为能够增长到这一步几乎便已经到了极限,手上又能够有多少时间与精力连修炼攻伐之术?

    这就是散修的悲哀,或许他们花费了远超门派弟子的时间与精力将修为增长到同样的高度,然而手中却没有强力的杀伐与防护之术,与有系统传承的门派同阶弟子相比,他们的实力便要凭空矮了一头。

    这也是三人愿意加入盈山仙院的原因,他们想要更进一步,得到更为系统的传承,便只有进入门派当中,可大的门派又如何能够看得上并且相信他们,于是便只有找到一些势力尚弱,但却有着完整传承,且有发展潜力的门派,希望能够在得到重要的情况下,获得能够让自身更进一步的传承。

    一连三声爆响,两名刚刚进阶锻丹中期的客卿登时被打得口喷鲜血,远远的摔倒在地,锻丹六层的客卿一连在半空当中倒飞了数丈,这才勉强将自己的身形稳住,然而脸色却已经变得苍白,显然这一击纵然没有让他受伤,可一身的真元怕也是消耗了不少。

    “哼,就这等实力也敢口出狂悖之言,既然如此,你等三人便去死吧!”

    锻丹七层的原盈河派修士临空几步便已经再次到了三名客卿身前,右手掌微微向下一按,一股沉闷的压力临空而致,三名客卿便感觉到胸口的压力大增,过不得片刻,三人恐怕就要窒息而亡。

    就在这时,那名锻丹六层的客卿却是一咬牙,身形在庞大的压力之下突然死命一跃,落地之时人已经挡在了几名仙院昏迷的弟子身前,用一件防守法宝将几名弟子在对方的神通之下死死的护住,而他自己却被对方的神通压制的口鼻溢血,而另外的两名仙院客卿早已经昏死了过去,此时他已经顾不得自己的两名同伴了。

    “死到临头还记得为盈山仙院卖命,那仙院给了你多少好处,散修当中有你这等奇葩也算难得!既然你愿意做个信人,那么本人成全你便是!”

    一团猩红的血光在对方修士的手掌当中乍现,呼啸着便冲着客卿当胸撞来。

    此时客卿修士已经在对方先前的神通下被彻底的压制,想要躲闪本就是万难,更何况他身后还有几名仙院的采药弟子,这几人都是仙院成立十年以来培养的炼血后期以及刚刚进阶溶血期的弟子。

    轰然巨响当中,原本以为必死的客卿修士惊讶的睁开双目,却看到自己身前多了一层虚幻的森林,将对方的那一团血光彻底的阻挡在外。

    “万木森罗!可是玄天长老到了?”

    客卿修士顾不得自身的伤势,惊喜的喊道,心中却是微微一定,这一次赌对了,若是不死,定然能够得到仙院高层修士的信任,若是能够得到仙院帮助,使得自己的修炼功法得到弥补,那么日后自己或许有可能突破锻丹中期的桎梏,进阶锻丹后期也说不定。

    至于法相期?他还不敢想!

    对面锻丹七层的修士见得自己进阶锻丹后期之后刚刚修炼而成的一项本命神通居然这般轻易便被对方挡住,脸色不由的一变,抬眼望去时,就看到一名年纪看上去不到三旬的修士乘着一道遁光落在重伤的客卿身前。

    “你就是盈山仙院的玄田?听说你最近在盈山山脉当中名气甚大,连锻丹八层的修士都不是你的对手?”

    锻丹七层的修士向后看了一眼己方的同伴,随即脸色显得有些凝重的问道。

    玄田真人同样向后看了一眼那名锻丹八层的同伴,便扭头将一瓶丹药交到挣扎着从地上起来的客卿手中,道:“这次若非李道友和其他两位道友舍命相互,本派的几名弟子恐怕就要身遭不测,这一瓶丹药是仙院上好的疗伤丹药,道友且先自己服用了稳定伤势,然后再救起其他两名道友。”

    李客卿苦笑道:“惭愧,我等三人实力低微,若非玄天长老来的及时,恐怕连我等三人都要陨落了去。”

    一旁的锻丹七层修士眼见得玄田真人根本就当自己不存在,登时大怒,虽然对于玄田真人的实力有所了解,但看到玄田真人不过同自己一般都是锻丹七层的修为,暗道便是你实力再强,又能够强过自己多少?

    于是也不与身后的同伴打招呼,率先出手凝聚了一团血光神通向着玄田真人打去。

    玄田真人猛然回头,地面之上突然射出一十二枚原木刺,向着猝不及防的修士一股脑的刺了过去。

    不知道什么时候,玄田真人早已经在四周的地面上布下了手段,似乎早已经算到了对方会出手一般。

    就在锻丹七层的修士出手的刹那,他身后的锻丹八层修士心头便是一跳,暗道要遭,口中大喝道:“汪师弟小心!”身形连动之间,便要上前救援。

    然而这时玄田真人已经暴起发难,锻丹七层的修为的汪师弟虽然极力躲闪,同时将自己刚刚打出的那一团本命神通收敛回来,抵挡从不同方向攒射而来的原木刺。

    玄田真人在锻丹六层积累了近百年的时间,这等底蕴在他寻找到合适的地阶上品灵物进阶锻丹后期之后,终于到了厚积薄发的时刻。

    同样都是锻丹七层的修士,玄田真人十二根本命法宝原木刺一起发难,对方却只能够挡住三根,又极力避过四根,紧接着身后赶来的锻丹八层修士祭出自己的法宝助他挡下了三根,然而剩下的两根一枚穿透了他的肩膀,而另一枚则从他的大腿上面透了一个窟窿。

    刹那之间攻守逆转,玄田真人一举重创了对方一名与自己修为相若的修士。

    身后赶来的锻丹八层修士惊怒交加,口中怒声喝道:“贼子敢尔!”

    一双仿佛翅膀一样的法宝随着修士的怒喝向着玄田真人砍了过来。

    汪师弟倒伏在地上,双手接连弹在自己身上,将伤口的血止住,抬起头来看着与锻丹八层修士打成一团的玄田真人,狞声道:“建明师兄,此人一定要死!”

    说罢,又朝着玄田真人说道:“你以为今日我等来只是挑衅么,我等便算准了你玄田必然会出现,可惜盈山仙院虽然声势不小,却只有一名锻丹后期的修士四处救火,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玄田真人心中一惊,这是一个针对自己的杀局!

    紧接着他就看到汪师弟从怀中掏出一张符箓一样的东西向着天空当中一扬。

    玄田真人虽然想要阻止,然而眼前的建明真人突然发力,死死的将玄田真人缠住,玄田真人自忖若是一对一未必会输给这个锻丹八层的建明真人,然而却也不是短时间就能够战胜的。

    就在这片刻间,天空当中的符箓突然分解,化作三道碧绿的丝线,向着不同的方向射去。

    紧接着一连三声长啸传来,三道远超玄田真人的气势从三个不同的方向显然是形成了一个包围圈,向着玄田真人而来。

    玄田真人身周的十二根原木刺一变二,二变四,刹那间幻化成漫天的木刺向着眼前的建明真人打去。

    建明真人冷笑一声,正要避开正面的攒射,从另外一侧抵挡,却看到不少木刺中土变向,向着他身后的汪师弟打去。

    建明真人怒声一声,不得不返身护在行动不便的汪师弟身前硬接了玄田真人这一击。

    玄田真人趁着这一击将建明真人击退的间隙,扭头向着远处的李客卿道:“你且带着诸位弟子与其他两位客卿离开此地,对方有援手马上就要赶来,我且为你等断后。”

    李客卿知道现在自己等人留下反而是玄天长老的累赘,只有自己等人逃出去了,才有可能回到仙院搬来救兵。

    “想要搬救兵么?”

    汪师弟狠声道:“现在能救你的也只有你们的那位法相修士了吧,不过你认为我等没有把握敢在距离你们的山门不远的地方设局围杀你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