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快3网址_快3电脑版_下载| > 大唐绿帽王 > 第223章 乞丐


    房间里很静,只有两个人的呼吸声。房遗爱是不知道说什么,而荆氏却是悲痛之下,无法言语。

    “房将军,你现在知道我为什么要隐进汉王府了吧?”这个声音包含了太多的酸楚了,猴灵,他们到底想要什么呢,从松州到江南,再到十几年前的洛阳,他们几乎是无处不在。

    “王妃,能告诉我你和紫鸳姑娘的事情么?还有你那个伯伯!”房遗爱有一种感觉,那个闻碌的好兄弟一定不简单,否则他就不会及时出现带走闻琦了。

    “房将军,不要喊我王妃了,以前的那个汉王妃荆氏早就死了,你还是喊我闻琦吧,这会让我觉得自己还活着!”荆氏说着话,眼角还轻轻的瞟了一下房遗爱,她系好衣带重新坐在椅子上小声说道,“房将军,你是在怀疑伯伯么,我可以告诉你,伯伯不可能跟猴灵同流合污的?”

    “为什么?”房遗爱眼睛眯了起来,他很不解,为什么这闻琦就这么肯定呢。

    “不为什么,就因为他是虬髯客!”闻琦说到这里,脸上也有了一丝温暖的笑容,估计是想起过往的点点滴滴了吧,恐怕她已经多年未曾享受过亲人的爱护了。

    房遗爱有些愣,任他想破脑袋他也没有想到会是虬髯客,真是可笑,如果真是虬髯客的话,那还真不可能是猴灵的人了。不过这样一想,那闻琦的妹妹恐怕已经落在猴灵手中了,“琦姑娘,那张仲坚先生呢?”

    “房将军,八年前伯伯把我送到万花谷之后,就一个人离开了,他说他要去寻找猴灵的巢穴,可是这一去就是八年。他让我好好呆在万花谷中,可是我又怎么忍得住呢?”闻琦捂着额头满心的不甘,家人的仇恨她放不下,她那个可怜的妹妹更是不知所踪,是死是活,是好是坏,她一点都不知道。

    “琦姑娘,相信我,张仲坚先生不会出事的,而你的妹妹也应该还活着,猴灵在没得到你之前,是不会伤害她的!”房遗爱也知道自己这些话很无力,可是别的他也说不出来。

    闻琦松开玉手,薄薄的红唇轻轻张了张,“房将军,你不用安慰我的,这么多年了,有些事情我早就看开了。”

    房遗爱暗自摇了摇头,心里也叹了口气,闻琦给他的感觉就像是一个行尸走肉一般,好像除了仇恨之外,这世间已经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了。不过想想也是,一个女孩子,为了心中的那份责任奔波了将近二十年,就是再坚强的人也已经被磨平了。

    “房将军,如果你想知道谷主的事情的话,我能帮你的就不多了。我在万花谷呆了一年多,都没有见过她的样子!”闻琦的话让房遗爱很是头疼,这住了一年多,居然没见过真面目,这个紫鸳到底是何方神圣?

    “琦姑娘,那能带我去万花谷嘛?”

    “对不起,房将军,我不会答应你的,我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谷主的!”闻琦摇了摇头,她蹙着眉头解释道,“房将军,我不知道为什么谷主总是对你有意见,但是谷主真的是个很好的人,万花谷也从来没有做过一件坏事,你为什么一定要盯着万花谷不放吗?”

    “琦姑娘,你认为我能放心下来嘛,一个可以让汉王甘愿为她做事的人,会是什么样的人呢,如果有人告诉你万花谷一点目的都没有,你信吗?”房遗爱也不想和万花谷纠缠下去,可是却不得不做,因为万花谷终究是个不稳定的因素。

    “房将军,你以前真的没和谷主接触过么?”闻琦有时候也很奇怪为什么紫鸳总是要和房遗爱做对,就像这次一样,明明好好谈一谈就可以过去了,又何必闹得这么僵呢,也许谷主还是小看了房遗爱了吧。她总是觉得房遗爱连九幽都打不过,就以为自己可以把房遗爱揍一顿了,可是她又哪知道房遗爱真正的实力呢。再强的人也有不适的时候,就像那威猛的老虎一样,老虎虽猛,可是他在水中却连一只老鼠都斗不过。房遗爱是弱,但那也是他用不擅长的武器的情况下,可是这种情况非常少的,因为他不是个傻子。

    房遗爱揪了揪脑门,想破脑袋都想不出自己在哪见过这个紫鸳,于是他苦笑道,“琦姑娘,实不相瞒,我还真没见过这位谷主!”

    “房将军,梦涵姑娘无碍了吧,说起来,她也是因为我才会遭这份罪!”

    “呵呵,梦涵已经无事了,倒是你,又有何打算,是回万花谷,还是留在这里?”

    “房将军,你会放我走?”闻琦很是惊讶,她有点拿不准房遗爱想要做什么了,难道他打算跟踪她找到万花谷?想了想,闻琦就否决了这个可能姓,房遗爱如此聪明的人不会办这种蠢事的。

    “为什么不呢,如今事情的真相我都了解了,既然我们目的相同,我又何必再难为你呢?”房遗爱站起来伸了伸胳膊,这坐的久了,身体都有点发酸了。

    “一切都听房将军的!”闻琦站起身微微福了一礼,也许这就是她给出的选择了吧,虽然可能姓很小,但是闻琦依旧不想冒险回万花谷,因为那有可能会给万花谷带来灭顶之灾。

    “很好,琦姑娘,好好打扮一番,今曰你就光明正大的去暮春楼呆着!”

    “什么?房将军,那我岂不是就暴露在猴灵的眼中了吗?”闻琦一双凤眼也眯了起来,她在想房遗爱这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

    “琦姑娘,我看你还没想明白,你既想调查猴灵,又不想让猴灵找到你,这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情。所以呢,你要转变一下方法了,既然暗的不行,那就明着来,让猴灵的人来找你,岂不是好事一件嘛?”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琦姑娘,记住了,现在站在你身后的是房遗爱,而不是万花谷,万花谷保护不了你,不代表我房某人也保护不了你!”房遗爱手指摇了摇,说完这些他就走出了房间,而闻琦则静静的思索着,她看着房遗爱的背影有些失神了,这个男人好强大的自信。这一刻闻琦仿佛看到了另一个人,那就是虬髯客张仲坚,因为张仲坚一直都拥有着一股强大的信念,自信,所以勇往直前。

    暮春楼,扬州最繁华的酒楼,今天这里来了一位绝美的女人,这个女人穿着一身华贵的绣衣,她坐在靠窗户的位子上,点了几个菜,却没怎么吃。这个女人真的很美,尤其是那种雍容的气度,暮春楼里的男人们都在看着她,却没有一个人上去打扰。

    “少爷,你有把握?我怎么觉得有点悬呢?”对于房遗爱让闻琦一个人去露面还是有些担心的,再怎么说闻琦的身份都是有些特殊的。

    “虎叔,猴灵还没胆子大到刚光天化曰行凶的程度!”房遗爱轻蔑的笑了笑,他要的就是猴灵忍不住,那样他才好动手抓人呢,不过以房遗爱对猴灵的了解,估计不会冒这个险的,一直以来,猴灵都是以谨慎著称的,否则他们也不可能隐藏这么深了。

    秦虎也是无奈的点了点头,虽然这办法冒险点,但是倒也不是没有道理,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嘛,不过这要是闻琦死了,再找个这么好的诱饵就有些难了。

    房遗爱正和秦虎谈着呢,就听到了秦勇的呵斥声,房遗爱定睛一看,原来前边胡同里走出来一队乞丐,对于乞丐,房遗爱也说不上是什么感觉来,看这些人都是有手有脚,身体健康的,怎么就当起乞丐来了呢。对于这种人,房遗爱虽然恨不上来,但也不会同情他们的。所以他招了招手朝秦勇喊道,“阿勇,让这些乞丐先过去就是了!”

    “是,少爷!”秦勇闪开了身子,眼睛却还是在盯着这群乞丐看,如果这些乞丐有谁敢靠近房遗爱的话,他一定会出手阻拦的。

    乞丐们唯唯诺诺的快速的走了过去,这时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个瘸子居然摔倒在地上,手还蹭到了房遗爱的锦袍,这下铁靺牛眼一瞪大吼道,“你这烂人,不想活了是吗?”

    “对不起,对不起,这位公子,小人不是故意的,你就放过小人吧?”那乞丐听着铁靺的怒吼,连头都不敢抬一下,就那样趴在地上磕着头,不一会儿青石板上就已经留下一块血迹了。房遗爱看到这种情况,眉头便深深的皱了起来,他朝铁靺说道,“好了,我们走了,你跟一个乞丐计较什么?”

    “哎!”铁靺没好气的哼哼道,“也就我家主人仁慈,不然老子非废掉你这只脏手不可!”

    那乞丐不敢多言,只是向房遗爱重重地磕了一个头,“谢公子爷开恩!”

    “还不快滚?”

    “是是是,小人这就滚!”乞丐慌慌忙忙的爬了起来,也没有多停留便一瘸一拐的拿着根棍子逃离了,而房遗爱看着那乞丐的背影却沉思了起来。他看了看周围的街道,只能无声的叹息了一下,扬州城,不管是多么的繁华,依旧还是免不了肮脏的地方啊。

    乞丐,为什么没个时代都会有呢?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