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队是擅于捕获弱点,也擅于随机应变。
  
      他们在知道大罗选择冰霜女巫并且拥有中亚之后,就立刻放弃了针对上路的策略,利用国队一个小认知误区突然急转攻下。
  
      和整个灵活、多变、进退神速的韩国地狱军比起来,中国队更像是一个年过半百的中老年人,整体略显僵硬、迟缓,反应慢上一拍,陷入一个绝对被动防守的阶段。
  
      这才十三分钟而已,就需要这样的死守,那么等到了分钟,哪怕韩国队人头拿得不多,他们团队经济已经通过野区资源、小龙经济、防御塔经济而全面领先。
  
      当团战不得不开之时,人头比分会被疯狂的拉开
  
      “韩国地狱军在凶猛攻势之中又展现出了惊人的谨慎啊,面对中国队这种半防守姿态的阵容一点也不心急,最大化的扩大团队经济,让中国队自己在防守中僵死。”莫伦感慨道。
  
      人头比看上去才个位数,团队经济落后马上要超五千了,这五千经济谁都知道意味着5的时候,中国队可能被团灭的情况下也不过换掉韩国队一两个人而已。
  
      “l塔可以丢,小龙不停让,HHPP全无视,中国队让我感觉就像是第二次被蹂躏的妇女,陷入到随意宰割的麻木中了,哈哈哈,看来这支队伍一直被人们寄予厚望也不过是因为人口多而已吧。”韩国的解说金达已经笑得满脸都是牙齿了。
  
      韩国人民更是看得高呼过瘾,没有那个让人讨厌的余洛晟,他们大韩碾压步伐无人可挡啊,这才是他们大韩电子竞技最强的姿态,那个余洛晟果然是侥幸从他们手上拿走了联赛的世界冠军,不过没关系,李月新大魔君已经用他世界第一的实力完爆了呼声最高的冥王余洛晟了。
  
      官方排行榜第九名公布之后,第八名和第七名也都公布了。
  
      正是美国队的下路双人组。
  
      那么还剩下U个名额,大家已经知道是哪U个人了,但排行顺序就还得看官方那边的意思。
  
      如今网络上第一名呼声最高的正是余洛晟,这两年来余洛晟在电竞职业所取得的成就和他表现出的完美实力足以让他有资格夺得这世界第一的称号。
  
      但是,韩国那边一致认为由于中国人口多,论实力肯定是他们魔君李月新,论呼声那谁能和中国选手比?
  
      既然官方没有马上公布前六名的顺序,其实也就意味着官方在收集这次奥运大赛的数据,李月新现在以对的姿态碾压了冥王所在的中国队,那么余洛晟名次必定排在李月新之后,第一是十有**了。
  
      亚当斯实力上不逊色于这两个人任何一个,可他并没有夺得过联赛的世界冠军,除非他带领美国队拿下奥运金牌,否则第一一定会是李月新。
  
      隔绝室后场,其他国队成员都一脸凝重的坐在那里。
  
      “他们都很努力了。”
  
      “经济落后要快一万,后半场就是被屠杀的局,我看还是算了吧,别让队长上场了,队长要是被虐的话很影响士气的。”谢练达缓缓的说道。
  
      黄康教练也微微点了点头道:“恩,争金牌、银牌我们可能没希望了,但铜牌说什么也要拿到,我们可以对外界称队长受伤休息。”
  
      被虐必定影响士气,士气跌落心态也会扭曲,这也是为什么职业赛里实在输的难看的时候选手们会直接投降。
  
      20分钟经济被领先一万,这就是投降的局,打下去绝对虐心,对往后的比赛还会造成负面影响。
  
      换作是以前的比赛规则,中国队现在这状况是真可以投降了,奈何比赛已经没有投降这个概念了,要么水晶基地被推倒,要么打完45分钟……
  
      以韩国队那虎视眈眈的样子,多半会故意拖延推进的速度,就为了在接下去分钟里疯狂拿人头。
  
      “这局势真的没救了吗?”黛蓝小小声的询问旁边的张爱静。
  
      张爱静摇了摇头,眼睛里已经有了几分沮丧,解释道:“之前不是跟你说过,分钟有一个死亡线。这个死亡线其实指的就是团队经济,一旦经济被领先了一万之后,就再无翻盘可能。”
  
      黛蓝想了想,貌似之前的确有听过这个死亡线说法。
  
      一万经济是一个风水岭,若比赛才进行到分钟就被拉开了一万经济,这就是一个绝绝对对的死局。
  
      “我看过数据,职业大赛里面翻盘局成功的概率本来就很小很小,十盘最多一两盘。而20分钟经济被领先了l万的这种就不叫劣势局了,可以称之为死局,死局在职业赛被翻盘的概率……”
  
      “有多少?”黛蓝急急忙忙问道。
  
      “零”
  
      黛蓝张大了嘴,有些不敢相信。
  
      职业大赛这些年进行了那么多场,分钟领先一万经济的比赛应该也有不少啊,成功翻盘的概率怎么可能会为零
  
      也就是说这么多年的职业比赛里,还没有人解开过这种死局
  
      国队经济落后马上一万了,这和死局没有多大的区别,难怪黄康教练会觉得没有必要再让余洛晟上场了……
  
      只是,余洛晟不上场的话,人头比会不会被越拉越大,韩国队从他们手头上要是拿了超过30个人头比分,他们中国队恐怕整个奥运赛最多只能够拿一个铜牌了,甚至铜牌能不能拿都不好说。
  
      黛蓝目光环视着坐在那里发愁的众人,显然他们都已经知道自己队伍陷入到死局里面,眼睛里更多的是绝望。
  
      那个关注的特殊房间门缓缓的被推开……
  
      为了更好的恢复状态,余洛晟没有出过这个房间门,直到时间过去了分钟。
  
      一走进这个隔绝室候场,余洛晟已经嗅到了一股子无奈、绝望情绪所煮出来的沉寂。
  
      看了一眼大家,大家脸上没有一点点的生气。
  
      不用看比赛画面余洛晟已经知道了比赛状况,满心的不甘在胸口焚了起来
  
      同一时间,中场休息的哨声已经响起……
  
      (这是第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