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快3网址_快3电脑版_下载| > 都市逍遥高手 > 1270章 好打算
    “你这袍子,似乎很有来历啊。”金家三兄弟之中,那金义忽然忍不住说了一句。也算是投石问路,探问虚实。
  
      他们只是怀疑那件袍子是流火五禽袍,但具体是不是,还有待确认。不过就算不是,他们也能肯定这至少是一件名器,一件值得让人垂涎的名器。
  
      乐毅也丝毫不遮掩,说道:“好像是吧,这玩意好像是叫作‘流火五禽袍’,至少当初白琰和那丁家兄弟是这么说的。”
  
      这袍子具体叫什么,乐毅不知道,但当初白琰和丁家兄弟似乎是称呼这袍子为流火五禽袍。
  
      这袍子满面流光,上有五只飞禽的图腾,这也比较衬合“流火五禽袍”这个名字。
  
      “白琰也知道你有这件袍子?”金义的脸色忽然变得奇怪起来。
  
      “是啊,他们都知道。”
  
      金义不由地跟金仁、金德对视了一眼,三人的眼神里皆充满了疑惑。不对啊,以他们对白琰的了解,像白琰那种有大野心,且霸道的人,见着这么一件名器,居然没有抢夺?这不像他的作风啊。
  
      不过三人转念又是一想,觉得这乐毅毕竟是离火殿的人,说到底,也是跟白琰一个阵营的,白琰这次有例外,大概也是因为这层关系吧。反正,乐毅得到这宝物,只要日后他白琰想要,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只要白琰说想要,难到到时候乐毅敢不给?若是不给,还想在离火殿混下去么?
  
      “走吧,继续往前走,当年先祖来过的地方,就在前面不远。”金仁让郭潮继续在前带路。
  
      乐毅跟在后边,且见着这条通道,当路过了那岩浆通道之后,进入了一片荒芜的地界,这里到处都是碎石,就像是以前这个海底存在着一个采石场一样。
  
      前行九千米左右,众人忽然停了下来。
  
      只见这乱石从中,有着一个坟墓,由碎石堆砌而成的坟墓。那坟墓前没有碑文,有的只是一把蒙尘的剑。
  
      “就在这里了。”金仁沉声说了一声,然后目光看了众人一眼,喝道:“都给我跪下。”
  
      一声令下,那郭潮、袁桓,金义、金德都对着那坟墓跪倒了下来。
  
      乐毅站在后面,无动于衷,他还没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那金德已经嚷了起来:“你,还不赶紧跪下?”他是冲着乐毅说的。
  
      乐毅问道:“我为何要跪下?”
  
      “先祖坟墓在此,你胆敢不跪?”金德嚷道。
  
      乐毅微微点头:“原来这是你们先祖的坟墓,既是如此,当受晚辈一礼。”
  
      说着,乐毅对着那坟墓躬身一拜,却并没跪下来。无论怎么说,撇开这坟墓里的人的其他身份,只看他作为人族先辈这一个身份,就值得被后世晚辈参拜一下。躬身就基本可以了,至于下跪,他又不是乐毅的先祖,倒是不至于。
  
      金德看着乐毅躬身敬礼,显得相当不悦,他们这些人可都是跪下来了,唯独乐毅只躬身行礼。
  
      金德还想张口说什么,那金仁已经唤住了他,然后与郭潮、袁桓几人对着那坟墓拜了九拜。
  
      乐毅大觉疑惑,这里居然埋着金家的长辈?当年既然死了,为何没有被带回去?这上古皇陵虽然很危险,但是带一具尸体回去,也算不得太难,只要丢进储物戒指就可以了,完全没什么难度。
  
      这时,那袁桓忽然起身,来到乐毅身边,似知道乐毅心中的疑惑,小声说道:“这位先祖,是金家的第三十七代长辈,当年不幸死在了这里头,但他真正的死因不是在这里,而是在外面受了重伤,到了这里之后实在撑不住了,就……去世了,然后其他的长辈遵从他的心愿,也就将他埋在了这里。哎,说起来,从这位先祖埋在这里到现在,已经几千年没人来拜祭过了。身为其后人,我等皆心怀惭愧。”
  
      “原来如此。”乐毅这才了解,原来是这位金家的先祖自己想埋在这里,怪不得了。
  
      “当年先祖们,也就是寻到了这个位置,就没有继续往前了,前面的路到底有多长,路上是否有机缘宝物,那就要看我们各自的造化了。现在继续上路吧。”金仁喝道。
  
      “三位公子,从这里开始,前路分作三条,当年先祖们之所以没有继续往前而去,也是因为这里作为分岔口,他们不冒再多冒险。今日我们又到了这里,我们该选哪一条?”袁桓问道。
  
      坟墓的后面,确实是有三条岔口。
  
      当年金家先祖来过这里,他们在外面受过重创,到了这里之后,一个个都差不多快到极限了。甚至还有一个重伤的死在了这里,他们无力再继续深入探寻。所以,就点到即止,在这里打道回府。
  
      “既有三条通道,那自然是每条都要走,不然,万一错过了机缘和宝物,那岂不是亏损巨大?”没等金仁开口,那金德就已经叫嚷起来。他要三条道都走。
  
      “三条都走?若是如此,那风险也将大得多。”难得开口的郭潮也开了一句口。
  
      “风险?怕什么风险,现在不是有你们三个登皇境的在这里么?有你们三个在,还怕风险的话,那还要你们三个干什么?”金德不悦地说道。
  
      郭潮和袁桓没敢驳话,金家的人是主子,他们只是家臣,无论主子怎么贬低他们、骂他们,他们都得受着、忍着,这是规矩。
  
      但乐毅可不是他金家的家臣,当乐毅听到这话,就不太乐意了,刚想表现一点情绪,那袁桓已经拉着乐毅的衣袖,然后暗中传音说道:“乐兄还请多多包涵,金家嫡系脉有女无儿,而这三位公子虽然是旁支,但却倍受重视,身份地位与离火殿的白琰白公子毫无差异。从小养尊处优,脾气是大了点,但心都还不坏,还请乐兄不要跟金公子计较。”
  
      袁桓到底是袁桓,金德刚才那句话,将三个登皇境都给骂上了。袁桓和郭潮是金家家臣,没啥说的;但乐毅可不是,所以他得照顾乐毅的情绪。毕竟乐毅是他邀请而来的,自然也不能看着乐毅跟金家少爷起言语上的冲突。
  
      乐毅听他这一讲,暂且就忍了下来,大人有大量,既然袁桓开口了,多少要给他这个面子。
  
      “这样吧,郭潮、袁桓,你们两个人各走一条通道,而我们三个则和乐毅走一条通道。你们三个虽然都是登皇境,但你们两个晋入登皇境已经有好些年了,境界稳固,实力也要强横一些;乐毅毕竟是新晋的登皇境,实力不太稳固,若加我们三个,则万无一失了。就这样吧,你二人动身吧。”这个时候还是金仁站出来,做了决定。
  
      他要郭潮和袁桓两个人单独选择一条道,而他们金家三兄弟则和乐毅走一条道。
  
      “是!”郭潮和袁桓二人应了一声,觉得这个决定,也算不错。乐毅就算是新晋的登皇境,那也是登皇境,再加上金家三兄弟都是虚空境修为,他们三个跟乐毅一起,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危险。而郭潮和袁桓二人独自行动,没了金家兄弟拖后腿,行动也自如一些,想进就进,想退就退,不必分心。
  
      应令之后,郭潮和袁桓立即就动身了,二人各自跳入了一条通道里,转眼就消失了。
  
      随即,那金仁伸手做请,“乐毅,走吧,你修为最高,当由你为先锋,我们紧随其后。”
  
      乐毅迟疑了一下,终究还是动身了,这条通道的后面,到底有什么机缘和宝物,他也很期待。登时一纵而入,身影如风就往里面飘去。
  
      那金家三兄弟果然是紧随其后,乐毅加快他们也加快。
  
      只是,在这过程里,那金德有些不太乐意,暗中传音问道:“大哥,为什么我们三个跟他走?既是郭潮和袁桓修为更稳固,跟他们一起走难道不是更安全么?”
  
      金义沉默无言,他也在想这个问题,他心里有了几个猜测,但还摸不准大哥到底是什么心思。
  
      金仁看了他们二人一眼,暗中传声道:“这点小把戏你们都看不出来么哼,你们两个平时办事作事的时候多用用脑子,郭潮和袁桓都是我们金家的家臣,你们想想看,他们如果在里面遇到了宝物,事后他们会自己私藏还是会上缴?”
  
      “这还用说?肯定是上缴的,量他们也不敢私藏。”金德满口断定地说,这根本就是天经地义的,当奴才的为主子办事,岂敢私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