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快3网址_快3电脑版_下载| > 极品家丁 > 第五零八章 约法三章

第五零八章 约法三章

    “什么,都知道了?!”林大人惊得差点跳了起来:“不会吧,我的保密工作做的很到位的,除了我和高酋,你们怎么可能知——”

    坏了,林大人懊恼的拍拍额头,一定是山上的那小丫头告密了,我还道她为什么主动的归还火枪呢,原来是背后早就想好了办法。

    “坏人,你怎地了?”看他懊悔的样子,二小姐关切的摸摸他额头,感觉他体温比较正常,这才疑惑不解道:“不就是去了趟圣坊千绝峰么,这有什么了不起的,要瞒着我们干什么?”

    没什么了不起?二小姐这么看的开?!见玉霜笑意吟吟,丝毫不见恼怒的样子,林晚荣迷惑的拉住她小手,打个哈哈道:“其实我也没打算瞒着你们,我不是怕你们担心么?!二小姐,你是怎么知道的?!”

    萧玉霜羞涩一笑:“今日早晨送别娘亲,你与我们分路而行,姐姐们都说你定是偷偷私会哪家的小姐去了——”

    不会吧,这样也能被她们猜中,那世间还期盼着我去解放的万千的大家闺秀们,岂不是没有活路了?!林大人唉唉了两声,苦恼之色溢于言表。

    “——可我觉得你不是这样贪花好色的人,”二小姐坚定道:“我对姐姐们说,你一定是有要事待办,这才走的快了些。”

    林晚荣紧紧握着她的手,感激涕零:“谢谢你,二小姐。正所谓相识满天下,知己只一人。我到了今天才知道。这天底下,最了解我的人,非你莫属了。”

    萧玉霜轻轻拍着他的手,略作安慰。接着道:“大家见你不发一言就走了,再加上方才送别了娘亲,一时之间都有些意兴阑珊。公主姐姐为了安慰大家,便提议到圣坊去看看,她说那里新近组建了学堂,还由你担任了祭酒,各地学子进驻,气氛热烈地很。以后这圣坊学院便是我大华中兴的中流砥柱,相公你担任了祭酒,将来弟子满天下。堪称教化天下的大华第一人。”

    惭愧惭愧,我这校长其实就是一个甩手掌柜,所有的事情都是青旋安排地。林大人点头道:“所以,你们就去圣坊了?!”

    “当然要去了。”二小姐嘟着鲜红的小嘴:“这圣坊学院可是你教化天下的地方,将来才学大家都会层出不穷,姐姐们为你感到骄傲,心里自然兴奋不已。就连仙儿姐姐也嚷嚷着要去看个究竟呢。”

    林晚荣长长叹了口气,亏我还自以为保密,没想到竟是被她们抓了个现形:“玉霜。你们什么时候上的山,我怎么没见着你们呢?!”

    “我们没有上山。”二小姐轻叹了口气,有些失望的摇摇头:“我们行到山下的时候,看见了你的马车,凝儿姐姐很是兴奋,说你定然是看中了学院的哪个女弟子,这下可好,她也可以当先生了。”

    她可以当先生了?林大人听得目瞪口呆,洛才女能教别人什么?

    “那后来呢。后来你们为什么没上山?”

    玉霜摇摇头道:“中途出了变故,公主姐姐说她身体不适,有些头晕,我们一下子就紧张了,她肚子里的可是林家长丁,要出了意外,那还了得?大家便停在山脚,赶紧紧的回来了,请了郎中来。”

    “青旋不舒服?”林大人脸色一下子就急了:“是哪里不舒服?哎呀,我这就去看她。”

    看他手忙脚乱地地样子,萧玉霜急忙扶住了轮椅,安慰道:“无妨的,皇上早派了宫中的御医们来会过诊了,公主姐姐身体康健,小宝宝也茁壮成长,没有异常。她早间身体不适,大概是因为起地太早,又奔波一程,劳累所致,静养两天就好了。”

    林晚荣这才长长的松了口气,急急要去看肖小姐。上了楼来,却见房中火炬明亮,宫灯高悬,挑高的大红烛台布满了四方,将这黑夜照的如同白昼一般。半开的窗扇外,轻轻细雨飘打着窗台,微凉地清风洒进来,说不出的清新润湿感觉。只是这房子里却是空空,哪里能寻到肖小姐的影子。

    “青旋,青旋——”林晚荣焦急叫了几声,房内寂静,无人应答。

    他正要去推那侧边地房门,忽闻噗嗤轻笑,房门推了开来,走进一个袅袅婀娜的身影。这女子身着大红缎袍,柳眉轻轻弯下,红唇微微翘起,娇媚的面颊在烛火红袍的映衬下,便如三月的桃花一般美艳。眉间偶尔流露出的几丝坚毅,更增添几分动人色彩。

    林大人纵是号称阅尽百花,却也看的痴了,嘴角口水便要滴落下来。被他如此盯住,那女子眉目羞涩,急忙掩了脸颊,轻嗔一口:“呆子,看个什么?”

    “大小姐,你,你真好看。”林晚荣喃喃道。

    萧玉若红晕上脸,樱唇轻咬,垂下头去:“你这坏坯子,便只会说些好听的话儿,哪里好看了——”

    “衣裳好看——”

    大小姐柳眉一竖,却听那坏坯子接道:“人却比衣裳更好看!”

    “油嘴滑舌——我这辈子,便是上了你的当。”萧玉若轻叹一声,长长睫毛微抖,忽地泪落纷纷,晶莹地露珠顺着洁白的脸颊滚滚流下。

    林晚荣急忙拉住她小手:“玉若,你这是怎么了,打扮的这么漂亮,怎么还哭了起来呢?!”

    “还不是被你气的!”一个清脆的声音自房外传来,肖小姐推门而入,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又急急拉住了大小姐,柔声劝道:“妹妹,莫哭,他便是这样一个木头人,不知人心,不识好歹,今后你便好好教教他。”

    大小姐抹了泪珠,轻泣道:“我哪敢教他,从前他在我们家的时候,我是小姐,他是家人。我瞅他一眼,他却还要百倍还回。金陵都传说,我是萧一,妹妹是萧二,他便是萧三加林三,我与妹妹加起来,也敌不住他一人,我是被他欺负惯了。”

    萧一萧二萧三?林晚荣忍住了笑,这是谁胡说八道阿,我有那么坏吗?!看着眼前两个千娇百媚的女子,他眨眨眼,有些发愣,不知青旋和大小姐这是唱的哪一出。

    “妹妹,你说的没错,他便是个呆子。”见自己郎君发愣,肖小姐摇头轻笑:“你也莫急,待我去点化这呆子。”

    萧玉若急忙拉住肖小姐的衣衫,泪珠籁籁而下:“不要啊,姐姐,这坏坯子若自己不开窍,我去强求做什么?”

    大小姐凝眉不语、面目凄凉,林晚荣去拉她手,她却哼了一声转过头去,小性子一览无余。林晚荣嘻嘻一笑道:“谁说我就不开窍了,大小姐,你看看,这是什么?!”

    他手中也不知何时多出了个小册,红纸所著,在满堂的烛火中,泛着淡淡的喜色。

    “我,我怎知是什么?!”大小姐惊啊了声,急急低下头去,脸颊比那烛火还红。

    “我来瞧瞧。”门外也不知何时钻进来个洛小姐,一把抢过林晚荣手里的小册,嘻嘻笑道:“咦,这两个字好奇怪呢,我不认识。青旋姐姐,你教教我好不好?”

    肖小姐笑着摇头:“萧家妹妹说了,这两个字,须得由那人来念,那才心诚。咱们啊,都做不得数。”

    几个人的目光便又聚集在林晚荣身上。林大人尴尬笑了笑,清清嗓子,对着那小册念道:“婚书!萧氏长女,年方韶华,美貌无双,未及婚嫁。林家伟男,品性端正,谦谦之风,有口皆夸……君子欲娶,淑女未嫁,有口皆碑,天作佳话。嗟乎!嗟乎!鸳鸯双比翼,并立两梅花!”

    这婚书足有上百来字,也不知是请哪里的先生写的,一口气念完,连他自己都有些头晕脑惩,偏偏洛凝和肖青旋听得有滋有味。

    “大小姐,”林大人捉住萧玉若小手,将那红色的小册往人家姑娘手里直塞过去:“这帖子语出挚诚,字字发自我的肺腑!也不知你是怎么个想法,是答应呢,答应呢,还是答应呢?!”

    听他说话,萧玉若呀了一声,急急捂住了红透的脸颊,拔腿就往外奔去。

    肖小姐眼疾手快,一把拉住她,又自林晚荣手中取过那婚书。笑着道:“好妹妹,我便代表相公,向你求亲了。你要是应承了,就叫一声姐姐。要是不应承呢,那也没办法,就叫一声林郎好了!”

    凝儿听得捂唇轻笑,跟了相公之后,便连姐姐也会这些耍赖的手段了。

    大小姐嘤咛一声,面红耳赤的钻进肖青旋怀里:“姐姐,连你也来欺负我。”

    “好妹妹,真便宜他了。”肖小姐轻笑着将大小姐拉回了身边。

    成了,林大人眉开眼笑,向凝儿偷偷挤眼。洛小姐在他耳边哼道:“大哥。你什么时候写了这声情并茂地婚书,我怎地不知道。”

    惭愧,惭愧。要不是青旋把这小册塞进我手里,差点就耽误了大小姐的一片深情。林晚荣深深一叹,望着身着大红妆袍的玉若,心里说不出的感动。大小姐特意选在他出征前夜,定下这三生姻缘。这海一般地深情,纵是石头人,也会被融化了。

    林晚荣拉住玉若的手。压低了声音,鬼鬼祟祟道:“大小姐,你过来一下!”

    这般时候,正是女孩子家最娇羞的时刻,大小姐纵是心里一百个愿意,又怎么能说出口来。她转身低头,眉眼嫣红,装作没有听见他的话,却是不由自主的与他靠近了些。

    “你摸摸我的腿。”林大人凑在萧玉若耳边。神秘兮兮道。

    “我不——”大小姐倔强的嗯了声,却不由自主的伸出了细嫩柔软的小手,摸索了一会儿,羞道:“什么东西,硬邦邦的。”

    林大人哼了声:“不要想到邪处去了,这是石膏,能不硬么?往下,再往下点。”

    这坏坯子,大小姐羞地无地自容,正要给他一下,却见他脚踝处衣角散开,露出隐隐的一抹红线线角。

    大小姐呆了一下,小手触摸那柔软的红线,忆及前尘往事,恍如一场美丽地梦境。她微微一笑,轻轻提起长衫裙角,那晶莹如玉的小脚踝上,却也紧绑着一抹鲜艳的红色,与林三脚上的一般无二。

    “还好,这次谁也砍不断了。”想起那些让人心惊肉跳,却又有些甜蜜的往事,林大人小心翼翼地往外瞅了一眼,惊魂未定道。

    “傻子!”萧玉若笑骂了一声,却是再也忍不住,扑进他怀里,也不知怎地,泪珠儿便涌落了出来。

    他二人相处的日子最多,闹过笑过,却又相依相伴,其中滋味,唯有自己知晓。灯光下,萧玉若红妆玉脸,人比花娇,晶莹的泪滴似是珍珠般璀璨,这一刹那地芳华,竟是连肖小姐也比了下去。

    见着自己郎君与别的女人抱在一起,肖小姐纵是大度,多少也有些不好受,好在这萧大小姐也不是外人。她笑了笑道:“妹妹莫要哭泣了,今天可是个大喜的日子,那泪水该化作酒水才对。”

    大小姐急急自他怀里爬起来,脸色红如流火,嗔怪的瞪他一眼:“都是你,使些什么杂七杂八的手段,叫姐姐看笑话。”

    林大人哈哈笑了几声,忽又想起件事情,顿时惊叫:“哎呀,还有玉霜呢,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呢?!”

    “待到你想起,黄花菜都凉了。”洛凝咯咯笑道:“今早夫人走时,姐姐早就代你向萧二小姐许过婚书了。只是玉若小姐,却是个性烈些,定要你亲自发话。若是不然,你以为萧家夫人会放心的让两位如花似玉的小姐,就这么无名无分的住在咱们家里么?”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难怪玉霜这小丫头眼巴巴的在门口等着我呢,原来她地终身大事都定下来了,可恨我这个当事人,还蒙在鼓里啊。傻傻的小丫头,这样一想,对二小姐的疼爱却又多了几分。

    肖小姐微微笑着道:“我与仙儿、凝儿、巧巧,都是与你拜过天地拜过父母,夫妻名分早已定下了。可萧家的两位妹妹不同,她们在金陵还有诺大的宗族长老。这也是萧夫人回金陵前的心愿,无论如何,要先把这名分定下了,等到你北上归来,再回金陵去操办。”

    “是,是,一定要好好操办,要大办特办。”林晚荣歉疚的望了诸位夫人一眼:“我最近忙过头了,连结婚的时间都抽不出来,委屈各位夫人了。”

    巧巧嘻嘻笑着自门外探进个美丽的面颊:“人都到齐了么?大哥,仙儿姐姐等的不耐烦了,我们要开席了!”

    开席?见诸人都等着自己发话,林晚荣急急点头:“开席,开席,咱们全家团圆!***,我要上战场之前,才能全家围上一桌,吃上这么一顿饭,不容易啊!”

    分明是应该高兴的时候,也不知怎么了,他语气就有点悲凄,想想自己,忙来忙去,整天不着家,也不知道到底是为的什么。

    凝儿与肖小姐同时轻唤了声,大小姐也紧紧拉住他的手,几人泪眼婆娑的看着他,对他的心境,感同身受。

    巧巧亲自下厨操办,连仙儿都跟着她打下手,其隆重程度可见一斑。这是林家的第一次团圆,却是为他饯行,怎么看,都有些讽刺的味道。

    左手边是巧巧、仙儿与洛凝,右手边是肖青旋与萧家两位小姐,林大人坐在八各位夫人和准夫人,一个赛似一个的娇嫩,一个赛似一个的美丽,他忽地长长一笑:“不错,不错,再加上两个,打马吊可以凑两桌了。”

    二小姐一身崭新的红袍,坐在姐姐身边,羞涩的头都要低下去了:“坏人,我不会打马吊,你要教我。”

    这小丫头,那会儿还大方的很,眼下却怎么害羞起来了。林晚荣笑道:“打马吊么,以前我都靠自摸的,不过有你们就不一样了,自摸太低级,以后我就只打放铳的!咦,二小姐,你脸怎么红了?结婚么,这才是开头,还有更害羞的事情在后头呢。要大方一点,你看,我就很大方嘛!”

    谁能跟你比,诸位夫人轻啐几口。大小姐轻哼道:“莫要胡说八道,玉霜还是小孩子呢,你也不教些好的。”二小姐偷偷对他眨眨眼,捂唇轻笑。

    肖小姐微笑道:“妹妹,你也莫怪他了,今天他新得了两位娇娃,来日还要做一回新郎官,心里能不得意么?”

    巧巧仙儿诸人咯咯娇笑,大小姐脸颊刷的一下就红了。

    “做新郎官么,我是很想的。”林大人长长叹了声:“只是那圆房,能不能稍微往后推上几天?啊,你们不要拿这种眼光看着我,我声明在先,不是我不行,我是很厉害的,只是青旋不让——”

    “还堵不住你的嘴。”肖小姐又羞又恼,将一口热羹塞进他嘴里。仙儿诸人都是过来人,自然笑得不亦乐乎,大小姐羞红着面颊。在座下狠狠踢他。

    林晚荣忽然正了颜色,叹道:“其实去打仗也没什么,我这个人天生就是到处乱窜的命,不会那么容易死——,

    “不许胡说!”几位夫人同时喝道。连二小姐也是满脸的严肃。

    林大人急忙笑着点头:“是,是。我地意思是说,打仗我倒不担心,我担心的是你们。”

    肖小姐握住他手,柔声道:“这里的姐妹,都是与你同生共死,患难与共的,你有什么可担心地。”

    “巧巧忙着经营酒楼,凝儿热衷慈善公益,大小姐和二小姐要重修萧家。大家都有事情做,我自然是不担心了。”林晚荣叹了口气:“其实,我最担心的。是你和仙儿!”

    “相公——”仙儿红唇轻咬,泪珠就在眼眶里打转转。

    “仙儿,血缘这个东西,谁也无法割舍。”林晚荣轻拍着秦小姐小手,悠悠道:“你与青旋是亲生的姐妹。这个是谁也无法改变的事实。安姐姐与宁仙子之间,本就是一时的怄气,难道这仇恨就要一直延续下去?你想想。青旋会生孩子,将来你也会生宝宝,难道我姓林的一家两个儿子,自己也要打起来?别人求都求不来的血缘亲情,为偏要因那虚无缥缈的仇恨,而刻意的淡漠了呢?”

    秦仙儿也愣了愣,她与肖小姐既是嫁了同一人,将来二人生的娃娃,难道真地也要学自己一般同根相残?这可是苦恼死了。

    见仙儿有些意动。林晚荣拉住她小手,循循善诱道:“俗话说的好,退一步海阔天空,你与青旋本就没有刻骨仇恨,相反,还有割不断的血缘亲情,现在更是比亲姐妹还要近上一层,那还有什么解不开地疙瘩呢。”

    秦小姐迟疑了半晌,才小心的哼了声:“那要她以后不准欺负我才行!”

    肖青旋急忙拉住她手,激动道:“妹妹,我们便是一样的血脉,若我欺负了你,定叫我万箭穿心,不得好——”

    秦仙儿一把捂住她嘴唇,偏过头去道:“乱糟糟的发些什么誓言,听着心里别扭的慌,我可是看在相公面上,才认你这个,这个——”

    她呐呐了两声,脸颊惩红了,久久才喊出一声姐姐,声音却是细如蚊蚋。

    “林郎——”肖小姐惊喜之下,紧紧抱住了林晚荣地胳膊,失声痛哭了起来,惹得旁边的两位小姐垂泪,就连秦仙儿眼眶也是湿润了。

    乱糟糟的,这都是什么事啊,林晚荣突然板了脸色,喝道:“好了,都不要哭了。”

    一家之主地威严果然非同凡响,几位小姐便立马的止住了哭泣。林晚荣正色道:“我出去打仗的时候,大家要相亲相爱,相互照顾,不要让我担心。另外,要多吃肉,多吃鱼,每个人都养的白白胖胖,等我回来的时候,大家一起生儿子。”

    夫人们红了面颊,那气氛活泼了起来。肖小姐抹干眼泪道:“你也莫要光叮嘱我们。此次北上征胡,我们也要与你约法三章。”

    林大人笑嘻嘻点头:“洗耳恭听。”

    “其一,战场之事,瞬息万变,为着姐妹们合计,你要保重身体,不能有丝毫损伤。你可能做到?”

    肖青旋表情极端的严肃,林晚荣忙点头道:“当然能了,这也是我的心愿嘛。你们放心,打仗的事情嘛,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跑,这一点天底下没有人能比的过我。”

    “其二,最迟每隔上半月,便要寄回一封家书,”肖小姐红着眼眶道:“叫我们知道你走到哪里了,吃地好不好,穿的暖不暖,不许隐报瞒报。要记住,你是有老有小有家有口的人了……”

    这能算是要求么?林晚荣感慨一声,也点头应了。

    “至于第三点么,是凝儿特意加上的,也是我们所有姐妹的心声。”肖小姐哼了一声,正色道:“你打仗就打仗,可莫要把心思花在别的地方,莫要给我们带上一个胡人女子回来!”

    “怎么会呢?”林大人急忙笑道:“我这是去打仗,又不是去旅游,怎么会和胡人女子扯上干系呢,青旋、凝儿,你们想太多了。”

    “不是想太多。”凝儿整整他衣衫,郑重道:“大哥,你看看我们这里的姐妹,恐怕哪个都是你没想到的。那胡人乃是化外番夷,何曾见过你这般优秀的华家儿郎,若是你在那里招了驸马,我,我们就死给你看。”

    几位小姐俱都神色郑重,看来这事早就在她们中间征得一致同意了,林大人无奈苦笑,唯有签了这约法三章。

    家常叙到半夜,青旋连今日之事提都没提,倒叫他好生的揣摩了一阵,也不知几时才睡下。第二天清早,迷迷糊糊中,便听高酋的破嗓子在小楼下喊道:“兄弟,时辰到了!”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