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快3网址_快3电脑版_下载| > 六宫凤华 > 第一千零九十章 惊涛 二

第一千零九十章 惊涛 二


      “什么?金銮殿里打起来了?”
  
      尹潇潇双眸倏忽睁大,猛地站起身来,急急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好端端地,为何金銮殿里闹到动手的地步?”
  
      前来报信的宫女,低声应道:“具体情形,奴婢也不清楚。只听说陈御史被打得不轻,还有陆掌院和赵中书令,都被皇上留在宫中养伤了。”
  
      起因为何,宫女也听说了一些。只是,此事太过骇人听闻,宫女根本不敢多嘴。
  
      尹潇潇心急之下,顾不得多问,立刻起身往外走。
  
      霖哥儿和霆哥儿也闻讯而来:“母妃(五婶娘),我们和你一起去。”
  
      过了年,霖哥儿霆哥儿都十五岁了,皆到了入朝听政之龄。霆哥儿个头颇高,面容英俊。霖哥儿也是俊秀翩然的少年郎。
  
      孩子们都大了,也该让他们知事懂事才对。
  
      尹潇潇略一点头,领着一双少年去了椒房殿。
  
      到了殿门外,正遇上神色同样惊慌匆忙的萧语晗,芙姐儿也随在萧语晗的身后,一双细长的柳眉蹙得颇紧。
  
      萧语晗皱眉问道:“五弟妹,朝中出了何事,你可知晓?”
  
      尹潇潇摇摇头,和萧语晗对视一眼。
  
      就在此时,身后又响起了脚步声。
  
      是赵长卿领着蓉姐儿来了。
  
      萧语晗和尹潇潇身在宫中,并未刻意安插过眼线。
  
      赵长卿就不一样了。这些年,她暗中动了不少心思,以重金收买了在金銮殿移清殿当值的内侍。朝堂里发生的事,赵长卿已知道了七七八八。
  
      正因如此,赵长卿的面色也最难看。
  
      天子的真正用意,昭然若揭。赵长卿想自欺欺人也不可能。
  
      打了这么久的如意算盘,一朝落了空,个中的惊惶暗怒不甘滋味,也只有赵长卿自己心里最清楚了。
  
      “二嫂,”尹潇潇目光敏锐,扫了一眼,便觉有异:“你的脸色为何这般难看?”
  
      赵长卿心机再深,此时也难遮掩,咬咬牙低声道:“霁哥儿打发人送口信给我,说陈御史上奏折,让端柔公主一并入朝听政。”
  
      尹潇潇:“……”
  
      众人:“……”
  
      第一个脱口而出的,竟是霆哥儿:“这怎么可能!阿萝堂妹是姑娘家,哪有女子入朝听政的道理。七皇叔这是想做什么?七婶娘知不知道?”
  
      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吗?
  
      若说这事谢明曦不知情,谁也不会信。
  
      帝后情深,后宫空悬,连个做样子的嫔妃都没有。这等大事,帝后必然早有默契。
  
      尹潇潇按捺住心里的惊骇,低声说道:“稍安勿躁。我们先进椒房殿,问清事情缘由。霆哥儿,你不可胡言乱语。若是今日多说半个字,我饶不了你!”
  
      最后一句话,说得厉声疾色。
  
      霆哥儿不敢不应。
  
      尹潇潇又沉声叮嘱霖哥儿:“霖哥儿,你也不得胡乱说话。”
  
      霖哥儿此时也是心乱如麻,下意识地点点头应了。
  
      这到底算怎么回事?七叔七婶娘莫非是想立阿萝为储君?
  
      他已经是十五岁的少年,不是不谙世事的孩童。霁堂兄这般积极要入朝听政,抢先一步,为的是什么,他心里自然有数。若说他什么都未想过,也不可能。不过,他一直都听亲娘的话,对储君之位没有贪念。
  
      如果七叔选中了他,他不会推拒。若七叔没这个意思,他便老实安分地做闽王世子罢了……
  
      可不管怎么样,他也没料到事情会演变至这一步。
  
      霖哥儿暗暗叹口气,和霆哥儿交换了一个复杂的眼神,默默随众人进了椒房殿。
  
      ……
  
      椒房殿内的气氛,比众人想象的好多了。
  
      谢明曦并未慌乱失措,还是那副平静从容的模样。
  
      阿萝也未忐忑惊惶害怕,镇定地和众人一一招呼。不过,阿萝到底还年轻,远未修炼至喜怒不形于色的地步。眼中跳跃的光芒,清晰地落入众人眼底。
  
      一时间,众人心情复杂,无法言喻。
  
      还要问什么?
  
      人家一家三口早就是一条心了。
  
      谢明曦目光一扫,淡淡笑道:“我早知你们要过来,这儿也没外人,都坐下说话吧!”
  
      尹潇潇和萧语晗默默入座。
  
      赵长卿也想摆出镇定自若的样子来。可今日之事犹如石破天惊,将她的镇定自持砸得干干净净,此时僵着脸坐下。
  
      谢明曦第一个看向赵长卿:“看来,二嫂已经知道金銮殿内今日大打出手的事了。”
  
      赵长卿无法否认:“是。”
  
      谢明曦瞥了神色僵硬的赵长卿一眼,淡淡说道:“二嫂不必慌乱。陈御史启奏的事,群臣反对激烈,皇上也未首肯。便是日后生出什么风波,也于霁哥儿无碍。只管让霁哥儿安心学着当差便是。”
  
      何谓日后风波于霁哥儿无碍?明明是大有妨碍啊!
  
      赵长卿一肚子苦水,无处可诉。面上勉强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皇后说的话,我都记下了。”
  
      谢明曦一语双关地说道:“记下就好。”
  
      “霁哥儿还年轻,行事便是有些偏颇,也算不得什么。年轻人想歪了或走歪了,都不稀奇。”
  
      “好在二嫂是个聪慧伶俐又周全仔细的人,有二嫂看顾,想来霁哥儿定能心思清明,不会轻易犯错。”
  
      赵长卿面色又白了几分,低声应是。
  
      谢明曦敲打了赵长卿一番,才看向萧语晗和尹潇潇,轻声道:“三嫂五嫂也不必忧心。朝中有皇上,后宫有我,一切安然无恙,不会出什么乱子。”
  
      平静的语气中,透露出强大的自信。
  
      萧语晗尹潇潇两人慌乱跳动的心,忽然就安稳了许多。
  
      是啊!
  
      再大的风雨,都有盛鸿和谢明曦顶着。她们有什么可慌的?
  
      他们夫妻,已打定了主意,要立阿萝为储君,一切都由他们。反正,她们从未生出过让孩子争储的念头,此时也没什么可慌乱的。
  
      尹潇潇张口打破沉默:“我们乍然听到此事,有些慌乱无主。所以来椒房殿一看究竟。现在想来,你和皇上都想清楚了,我也没什么可说的,只希望一切顺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