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快3网址_快3电脑版_下载| > 农家子的发家致富科举路 >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宏图大业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宏图大业

    “王爷!后方递过来一封帖子!”陆琛刚打算离开,却发现一名士兵将一封帖子递了过来。
  
      他顿住了脚步,心中有些疑惑,这贺朝光竟然会递帖子?这可真是稀奇啊!不应该直接杀过来吗?
  
      恭王也同样疑惑不已,他将帖子接了过来,打开一看,映入眼帘的名讳却是大理寺少卿顾瑾瑜!
  
      他张了张嘴,不由失笑着摇头,“老二倒是长进了!”
  
      “是咱们的老熟人,之前还说不与咱们同行的顾少卿大人!”恭王的眼中一丝笑意转瞬而逝,让陆琛心中突然有些不悦。
  
      他沉思片刻,“可是为了皇后娘娘来的?是奉太子之命吧?”
  
      顾诚玉前儿刚说不与他们同行,这会儿就打自己的脸。他想不出这不是奉太子之命,又是什么。
  
      “他之前不是还不想管吗?难道太子许了他什么好处?他这人没好处,怎会这般积极?市侩得很!”
  
      陆琛微微一笑,不过转瞬,便明白了事情的原委。之前顾诚玉明明已经听见了皇后的声音,却恍若未闻,这不摆明了不想掺和吗?
  
      这会儿竟然还投了帖子过来,想必是被赶鸭子上架了。
  
      “良辰倒是对顾少卿的性子十分了解!”恭王眯了眯眼,面色倒是没变。
  
      良辰是陆琛的表字,只是除了家人,倒是少有旁人这般叫他。因此他对恭王突然叫他表字,还有些不习惯。
  
      不过想起他跟着恭王造反,已经没了官职,更不是侯府尊贵的少爷了,这么叫也算正常。
  
      “之前与他一起办过差事,还被他摆了两回,自是有些了解的。”
  
      “可你之前也没少占他便宜,得了不少好处。”恭王一句话将陆琛说得哑口无言。
  
      若不是后来皇上身子每况愈下,因着与顾诚玉一起办事,而得到的好处来说,他现在或许已经升官了。
  
      “那王爷想对皇后如何处置?顾诚玉的武功不弱,不在你我之下,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那得看他表现了!”恭王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将顾少卿大人请进来吧!”
  
      “下官拜见王爷!”
  
      恭王看着向自己走来的顾诚玉,原本沉闷的心情似乎好了一些。
  
      “顾少卿之前不是说不与本王同行吗?那现在是改主意了?”心情一好,恭王也乐得调侃对方几句。
  
      “此来正是为了皇后娘娘,京城发生之事,下官已经有所耳闻。您之前便承诺过,等过了一百里开外,便放了皇后娘娘。下官此刻过来,便是为了接娘娘离开的。”
  
      恭王脸色沉了沉,看来顾诚玉现在已经相信他谋反一事了。也罢!索性摊开了说。
  
      “顾少卿,本王再问一次,你可愿助本王成就宏图大业?本王之前的承诺依旧作数,除了皇位,其余皆能满足你!”
  
      恭王知晓顾诚玉会同意的可能性不大,但他仍旧想试一试。
  
      顾诚玉望着恭王俊逸的侧脸,不由又想起躺在空间内的那封遗诏。
  
      “王爷可知,这世上有太多的不得已?有些事,从来都不能随心所欲。羁绊多了,便不敢赌了!”
  
      望着顾诚玉突然落寞的神情,恭王脑海中闪现出自己母妃被一剑斩杀的情景。
  
      是啊!谁活着能随心所欲呢?就连帝王,都有太多的不得已!
  
      顾诚玉有族人羁绊,比起自己,或许有更多的不得已吧?
  
      “既然本王之前做了承诺,那必然会做到!本王也不为难你,皇后你带走。你若改了主意,依旧可来寻本王。不管到什么时候,本王的承诺永不会变。”
  
      恭王望着顾诚玉的眼神十分认真,如一眼望不见底的幽潭。顾诚玉有些意外,原来恭王这么看重他的吗?
  
      这么容易将此事办妥,顾诚玉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不过能不费吹灰之力便救出皇后,顾诚玉自然是乐意的。
  
      “那便多谢王爷体谅!下官还有要事在身,这就告退了!”
  
      顾诚玉向后退了几步,便打算离开此处。
  
      “瑾瑜!边关动乱,大战在即,你即刻启程吧!”恭王望着少年单薄的身影,终是开口警告道。
  
      顾诚玉猛然回头看向了恭王,恭王想做什么,这是要动手了吗?他心中翻江倒海,望着恭王的目光中有些挣扎。
  
      恭王幽深的双眸望着顾诚玉,其实告诉顾诚玉也是无妨的。若顾诚玉与他为敌,他或许会损失惨重,但也不是没有胜利的把握。
  
      这是一次试探,若是顾诚玉插手了,这便是他们最后一次友好的会面。至于今后......不管怎么说,还是江山为重。
  
      顾诚玉行了一礼之后,便转身往自己的马车走去。
  
      他心中挣扎万分,出不出手?回头看了一眼依旧注视着他的恭王,他突然大跨步往马车走去。
  
      能走到最后的人,或许才是最适合之人。既然一开始便错了,那就只能一错再错。
  
      更何况凭他一己之力,如何能阻止得了这一切?过多牵扯其中,不是好事。他是文官,只管文官的事务。
  
      他是人,不是神!
  
      皇后被蒙着双眼,嘴里还被塞了一块破布,嘴里只能发出呜咽声。
  
      她心中恨极,她何时受过这样的屈辱?可她心里也是害怕的,害怕皇儿不救她回去,害怕恭王会对她不利。
  
      在经过了几日的忐忑心情之后,皇后的情绪几近崩溃。
  
      一连几日双眼被蒙住,手脚更是动弹不得,她心中更加恐慌。
  
      突然,她发觉马车动了。之前马车停下了好一会儿,她闻到了火把上的桐油味。她只能以此来判断一天的时辰,只有天黑才需要点火把。
  
      可这一认知却让她恐慌的情绪更加剧了几分,因为已经三天过去了。
  
      “咦?大人,您将人救出来了?”茗砚望着顾诚玉身后那辆宽敞的马车,不用说也知道那里头的人是谁。
  
      他家大人果然厉害,这去一趟,耍耍嘴皮子,竟然就将皇后给救出来了。
  
      顾诚玉没理睬他,而是让车夫将马车赶至贺朝光处。
  
      贺朝光对顾诚玉能如此轻而易举将皇后救出来,也是惊讶万分。
  
      他用怀疑的目光将顾诚玉上下打量了一眼,为何会如此顺利?这不可能啊!难道顾诚玉真的与恭王结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