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快3网址_快3电脑版_下载| > 修罗帝尊 > 第48章 无耻
“林师姐,你给我送钱来了吗?”石皓惊喜。
  
  他之前在回春堂支了一千两银子,现在已经用得七七八八了,却还多了百花这个大胃王,让他压力山大啊。
  
  林语月顿时脸色一黑。
  
  想她国色天香,多少人捧着银子求着见她一面都是不得,你丫居然开口就要钱?
  
  她忍了一下,道:“没问题。”
  
  之前就答应过石皓的,到了郡城之后会给他钱,这是卖止血散的分成。
  
  “我今天过来,有事要你帮忙。”她又道。
  
  “什么事情?”石皓问。
  
  “等下有个饭局,我需要你陪我一起。”她说道。
  
  听到饭局二字,胖子和百花都是猛地双眼一亮,向着林语月看了过去,眼神中释放着“带我去”“带我去”的光芒。
  
  可惜,林语月只当没有看到。
  
  “好啊!”石皓点头,这真是急时雨啊,所以,既然有饭局可以蹭,他自然是乐得走一趟的。
  
  “石头!”
  
  “爹!”
  
  胖子和百花皆是动用眼神**,向着石皓瞟啊瞟。
  
  没用,石皓愉悦地和林语月一起离开,夺门而去。
  
  林语月今天的坐驾是桥子,不过,石皓当然不可能挤进去,还好,林语月还为他准备了马匹。
  
  石皓没有骑过马,但有原承灭的经验啊,熟悉一下就好了。
  
  “怎么那个小姑娘叫你爹?”林语月掀起帘子问道,她自然看得清楚,石皓与百花年龄相差不会超过五岁,怎么都不可能有这么一个女儿的。
  
  石皓将“卖身葬父”的事情说了一下,让林语月哭笑不得。
  
  没多久,他们就来到了一座豪华的酒楼之前。
  
  两人上去,林语月向他稍稍解释了一下,今天是她宴请郡城诸大药铺的掌柜,让他们上架止血散,不过,有几个掌柜见她年轻又貌美,总想蹭她的便宜,所以,她就将石皓请了过来,当作护花使者。
  
  再说了,石皓也是止血散的利益分配人,当然得出力了。
  
  两人进了一间包厢,只见一张十二人的圆桌上已经坐了十个人,皆是衣饰华丽,颇有气派,年轻一些的也要四十出头,老一些的都过六十了。
  
  “哈哈,林小姐终于来了。”见到林语月时,这些人都是露出了笑容,可看到石皓之后,这笑容就带着些阴鹜了。
  
  不过,一个少年而已,看他们如何玩死。
  
  待石皓二人落座,便有一名老者问道:“林小姐,这位是——”
  
  林语月一笑,道:“钱老,这是我的合作伙伴,名为石皓。”
  
  “哦。”众人都是点点头,却不相信什么合作伙伴的说法。
  
  石皓这么好看,肯定是林语月找得情郎。
  
  只是他们一想到这么清纯可人的林语月已经跟别的男人那个过了,都是心中充满了不爽,他们是多么想要采摘一朵无暇的鲜花。
  
  哼,假正经的女人,还在他们面前装清高!
  
  有了这样的认知,他们对于林语月的态度当然就变了,一个个看向她的目光皆是带着贪婪和占有。
  
  既然你不是什么正经女人,那就方便了,大家明码开价。
  
  “林小姐,你要让止血散在我宝玉堂上架,也不是不行,你得给我这个数的回扣,再陪老夫十天。”刚才那被称为钱老的人第一个说道。
  
  什、什么?
  
  林语月顿时俏脸一寒。
  
  要回扣,这个她知道,虽然她绝对不允许手下有这样的行为,但管不到别人的头上。
  
  可是,陪十天是什么意思?
  
  “呵呵,我也要三成的回扣,另外,林小姐再陪我五天!”又有人开价。
  
  “我要……”
  
  这些刚刚还道貌岸然的人一个个都是露出了丑陋的面目,在他们看来,林语月从一个小城过来,又能有什么能量,况且还是有求于人,当然毫无顾忌了。
  
  石皓摇摇头,林语月错就错在胃口太大了,想要一口气拿下整个郡城的金创药市场。
  
  否则的话,她只要提出仅供独家代销,你看这些人不得抢破了头,而不是现在这样,反被人索要好处。
  
  嘭!
  
  他拍了拍桌子,用力甚大,让那十个人同时没了声音。
  
  “你们中年纪最小的也有四十多了,足够做林师姐的爹,年纪再大点的都能当她的爷爷,我就纳闷了,你们怎么能够有这么厚的脸皮,说出那么无耻的话!”
  
  听到石皓的喝斥,那十人不由都是脸色一红,但立刻,他们就恼羞成怒。
  
  “话放这了,想要我们代销止血散,必须让我们满意!”这些人反正不要脸了,索性敞开了。
  
  石皓捏了捏指骨,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石师弟,不要冲动。”林语月劝道。
  
  石皓一笑:“林师姐,对付这种无耻之人,千万不能客气,你越是客气,他们就越是咄咄逼人。”
  
  嘭!
  
  那些掌柜的也开始拍起了桌子来:“小混蛋,你敢辱骂我等?”
  
  “你是什么东西,真是贼胆包天!”
  
  “哼,我等只要轻轻说上一句,保证你明天就横尸街头!”
  
  对上石皓,这些人连最后一层伪装也不要了,直接威胁。
  
  石皓哈哈大笑:“我不但会骂人,还会打人,今天就让你们体会一下!”
  
  在这些掌柜的色变之中,他果断出手,开始了暴打。
  
  啊啊啊,惨叫声顿时不绝。
  
  这些掌柜的也有几个是练过的,而且还达到了高级武徒的层次,但在石皓面前,高级武徒又算什么呢?
  
  很快,地上就躺满了人,石皓丝毫没有留情,将这些人打了个半死。
  
  嘭,店家也冲了进来,发生这么大的动静,他们不可能没有反应的。
  
  “怎么回事?”一名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喝问道,目光烔烔,有一种慑人之威。
  
  “常兄!”这些掌柜的连忙告状起来,但他们绝口不提自己的无耻,只说石皓凶残成性,言语间只是稍不顺他之意,便大打出手。
  
  那中年男子叫常寻,是这座酒楼的供奉,初级武师。
  
  他看着石皓,森然道:“在我这里闹事,你想死吗?”
  
  石皓摇摇头:“你只听信单方面的说辞,就下了判断,不觉得武断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