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府仙缘176全灭
  
      衣修士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鹰钩鼻子。浑身散迫人的煞气。他心中极其恼火。眼前这个衣修士。非但了他的面子。还杀了他古器门的一个亲近兄弟。无论如何。他都不放过这个青衣修士。
  
      叶秦表面上露出一不以为意的子。淡定自若。但是心中却极其谨慎的提防着。眼前这四人。青丹门蒙纱少女。二名金衣修士。紫衣修士。没有一个是好惹的人物。如是平时。他只怕连见上一面都很难。更不要说与之为了。也只有在这洞窟试炼之的。才会意外遇上。
  
      他一边操控着摄魂钟压住紫刀。一手放在储物袋上。随时准备应变。至于能不能从眼前三人手中把这同门蒙纱少女下。他没有把握。只能尽力而为。尽人事。能救则。救不了的话。他只好夺路而逃了。毕竟他可不想把自己给搭进去。
  
      叶秦正在考虑对策之间。
  
      紫衣修士已经按捺不住。目中精光大盛。一拍储物袋。又飞出二件法器。其中一件是青色的捆仙索。一件是绿色-剑。气势汹涌的同时朝叶秦狂扑了过去。
  
      既然一柄紫刀器攻不下这青衣修士。那他只有靠法器的数量来取胜。“我到要瞧瞧。你什么本事把俞玉给拿下的。”紫衣修士脸上凶狠。手掐法决。操纵三法器攻了过。
  
      叶秦也不话。目光冷冽。从储物袋内放出红光灿灿的红葫芦和蓝色玄阴剑。分头迎上那捆仙索和绿色小剑。面对这个古器门的紫衣修士。他毫无保留。把自剩余的三件法器都拿出来了。说实话。要是紫衣修士再放出一二件法器或者是那两个金衣修士也加入进来。他马上毫不犹豫转身便逃。他敢冒险跟势均力敌的对手作。但是绝不会傻到跟过自己数倍实力的修士去拼命。
  
      不过让叶秦松一气的是。紫衣修似乎也仅仅只有这三件法器。而那两名金衣修士也始终并未动。他们更多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蒙纱少女身上。并未朝叶和紫衣修士多看。在他们的眼中。蒙纱少女所带来的威胁。要远远高于叶秦这个来路不明的青衣修士。
  
      刹那之间六件法器。摄魂钟阴红葫芦和紫刀捆仙索绿色小剑。化为六道各色虹芒。在洞窟石室内的半空中搏杀。撕斗不休。无比惊人的法力气息充斥着整个石室。
  
      紫衣修士见到叶秦居然同样出了三件法器。丝毫不居于弱势。他脸色一变。顿时叫苦不迭。有些不妙。
  
      他万万没有想。个普通到了点的青衣修士的身上。携带的法器居然如此之多。
  
      每多打出一件器。攻击威力自然是大增。但是法力的消耗。肯定也要随着法器的数量而大幅度的增加。最关键的是法器不是想用多少。就用多少。而是有着极大的限制。
  
      修士之间的一场火拼的胜负。由三最直接的因素决定:一法器二法力三神识。
  
      第一是。
  
      法器的阶层数量。同等重要。
  
      法器的阶层。分为低阶中阶阶顶阶四个次。越高档的法器自然威力越强。
  
      不过炼气期修士只能勉强启较低威力的低阶法器。根本无法使用中阶以上的法器。那种高阶法器就算把炼气期修士的全部法都抽空。也动不了。
  
      另外。法器也有相生相克的作用。绝大部分的法器。都拥有五行相生相克属性。或者五行异。只有极少数。不在行之列。没有生克属性。
  
      法器数量的多寡。同样决定了胜。
  
      多一件法器的修士。通常总是比少一件法器的修士占便宜。
  
      第二是法力。
  
      修士往法器内注入法多少。则直接决定了法器的威力大小。修士体内的法力越多。自然可以更的使用法器。
  
      就拿叶秦手中的玄阴剑。也紫衣修士手中的绿色小剑来说。两柄飞剑的都是低阶法器。威力相差不多。叶秦和紫衣修士往剑内灌输的法力更多。那一件法器威力便更大。
  
      第三是神识。
  
      神识是控制法器的关键。指挥法器的攻击。进行细微的操控。神识的强大与否。直接决定控力的弱。细微的控制能力越强。法器挥出来的作用自然越大。正常情况下。同一层级的修士。神识都差不大。炼气期九层的修士。要比炼气期八层要高上一些。
  
      每一名修士的神识并非可以无限透支。同样会消耗。如果同时操纵多件法器。会极度的疲倦。甚至损伤元神。不过。
  
      以通过一些罕见的特殊功法。进行拓展。
  
      炼气期修士的神识常较弱。同时使用三四件法器的话。已经极其吃力。
  
      这正是紫衣修士恼火憋气的原因。
  
      论法器。他手中三件法器的威力。阶层并不比叶秦手中三件法器的高。数量也相当。论法力。他的法力-已经在追逐蒙纱少女的路上消耗大半。哪里比的上这个刚来的青丹门修士。只是他的神识上强一些。但也并没强太多。
  
      结果再度交锋下来。他丝毫没有占到任何便宜。他雷昊一向心高气傲。在古器门核心弟子中说一不二。从来不把本门和其它门派的普通炼气期弟子放在眼里。
  
      可是如今这个拿纱少女最关键时候。丝毫不能有闪失。却冒出一个丹门弟子把他给,制住了。让他气闷的想吐血。他全力催动着三件法器。紫刀绽放出厉芒。拼命朝魂钟大力劈砍。要将摄魂钟给劈碎。绿剑。为副攻。捆仙索则在四飞快的游走。寻找时机。想要将叶秦给捆绑住。
  
      叶秦岂会他的愿。
  
      刚开始的时候他还些手忙脚乱。是他很快感到。紫衣修士的三件法器虽然气势汹。却有些外强中干的感觉。不但把三家法器给挡住了。还能逼退几。
  
      叶秦和紫衣修士相隔了数十丈。六件法器。正在他们的中间相互厮杀。
  
      叶秦将心一横。干脆压上去。将御力最强的摄魂钟压住紫刀。以钝法器抵挡锐法器。摄魂钟和紫刀出急促的撞击声。紫刀虽然锐利无比。却无法将浑圆一体的摄魂钟给击碎。
  
      玄阴剑纠缠住色剑。红葫芦防住捆仙索。不捆仙索靠近自己。三件法器同时用蛮力狂压过去。越过中间线。一尺一尺的逼向紫衣修士。
  
      紫衣修士虽然一些控制法器的灵活小巧的手法。但是在叶秦蛮力之下。却根本无法施展出来。他必须制法器挡住。一旦松开。三件法器将同时轰在他的身。
  
      只片刻工夫。紫衣士便法力告急。脸色酱紫。快要撑不住。
  
      支撑这三件法器。所需要的法力太多。消耗太快。
  
      三件法器压到了紫修士的数丈之内。紫衣修士神色越来越惊惶。到了绝望的的步。狂抽力输往法器。要顶住。青筋暴起。脖子都涨粗了。急促的喘气。
  
      那就在紫衣修士附近的金衣修士。眼睁睁的看着紫衣修士被逼到了绝境。却心中叫苦。丝毫不敢出手救援。一个更要命蒙纱少女。正双眸冰寒的盯们二。一旦露出破绽。便会招来这位青丹门大师姐的致命攻击。
  
      “轰——。”
  
      一声巨响。
  
      法力彻底枯竭的紫衣修士。再也挡不住叶秦的三件法器。摄魂钟猛的砸在了紫衣修士胸口。紫衣修士的整个胸腔都塌陷下去。砸在了坚硬的岩石洞壁上。
  
      紫衣修士不敢置信望了望自己的胸口。软绵绵的倒在的上。
  
      那两名金衣修士。骇的望着那紫衣修士。“雷兄~。死了。”他们相顾骇然。心中最,的一丝侥幸消失尽。不敢再留在此的。手中法器同时朝蒙纱少女打去。借着极有默契的转洞窟石室外逃。就算丢了法器。也不如保住性命更要紧。日后再弄一件法器也不迟。
  
      蒙纱少女凝聚了最,的法力。一道冰寒光芒。
  
      接着。这道冰寒光芒一分为二。那两件金衣修士朝她砸来。没有主人控制的法器。被两冰寒光芒给直接击飞。随后。们锋头一转。朝金衣修士追去。
  
      噗哧。
  
      其中一名金衣修士。惨叫一声。被射穿了后心。而另外一名金衣修士听到惨叫声。更加惊惶。连头也不回。憋足了劲。疯狂的朝洞窟石室外冲去。
  
      “别逃了后患无穷。”
  
      蒙纱少女射杀一名金衣修士之后。身脱力。十分虚弱的低声道。
  
      叶秦收回三件法器。看了一眼蒙纱少女。立刻一拍翼。施展破空闪朝那金衣修士追去。把这几个古器门的弟子全部干掉。不留后患。的惹来麻烦。
  
      过了半炷香的时间后。他提着那金衣修士的储物袋。再度返回了洞窟石室。这石室内早已经沉寂。只留下四五具尸体还有好六七件低阶法器。都丢在的上无人理会。
  
      蒙纱少女娇弱的身正斜靠在洞壁处。脱离了危险之后。完全昏迷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