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快3网址_快3电脑版_下载| > 首富杨飞 > 第1060章 疯狂的陈纯

第1060章 疯狂的陈纯

杨飞知道陈纯野起来是没有边的,就在这外滩上,当着她同学的面,说不定也能把他给啃了。
  
  他顾及宁馨的感受,对她说道:“宁馨,你先回去吧,我遇到朋友了。”
  
  宁馨平静的应了一声,和陈纯点了点头。
  
  陈纯对她挥了挥手:“宁秘书,再见!”
  
  美丽集团老板的贴身秘书,并不是什么隐秘,天底下很多有心人都知道。
  
  宁馨也没有在意,她正想拦个的士回去,听到杨飞召来耗子,对他说道:“你送宁馨回家,嗯,不用来接我了。”
  
  耗子看到陈纯在,便没有多问,当即送宁馨回家去了。
  
  陈纯高兴的向自己的同学介绍道:“喏,你们最想见的人,就在眼前!”
  
  那两个女生,杨飞也是第一次见,便和她俩打了个招呼。
  
  “你就是杨飞啊?”俩女生轻掩住脸,打量杨飞,“常听陈纯提到你呢!没想到你长得这么帅气!”
  
  陈纯甩了甩手:“好啦,你们去玩吧,我不和你们一道了。”
  
  “喂,陈纯,你不能这么见色忘义吧?我们说好一起回校的,你不能扔下我们不管啊!”女生揶揄道。
  
  陈纯道:“你们多大的人了?又不是小孩子,去去去,我没空带你们。杨飞,我们走。”
  
  说着,杨飞拉着陈纯的手就走。
  
  俩女生咯咯笑着,倒是没有追上来。
  
  杨飞低声道:“这样不好吧?要不带她们一起玩?”
  
  陈纯轻轻拧他一把:“你想得美啊,还带她们一起玩?你以为打地主呢?你想一打三啊?”
  
  “……”杨飞道,“我们可以去唱歌啊,人多热闹。时间还早呢,不然,我俩去玩点什么?”
  
  陈纯看看手表,说道:“你说得也对,总不能一直做到明天中午吧?你刚回国,体力估计吃不消呢!”
  
  “……”
  
  不等杨飞说话,陈纯又转身跑回去,把两个女生拉了过来:“走,一起唱歌去,杨飞请客。”
  
  她这才把两个女生介绍给杨飞。
  
  其中一个留着丸子头的瘦高女生,名叫许美珍,是东北人,为人落落大方。
  
  还有一个斯文秀气的美女,长发飘飘,乍一看很养眼,仔细一看特别养眼,名叫顾浅浅,地道的江南女子,生长于才子之乡。
  
  杨飞一一和她俩握手。
  
  他问陈纯道:“你不是说,你要去实习了吗?”
  
  “实习也是在尚海啊,你以为我要下乡呢?我们复大有自己的医院。”陈纯白了他一眼,“她俩都是我的实习伙伴!”
  
  杨飞笑道:“是吗?难怪你们晚上也有时间出来逛街玩了,原来实习生这么自由的吗?”
  
  陈纯道:“你想多了,我们的实习生活,还没正始开始呢!休完这两天,我们就有得忙了,所以,你这两天,一定要好好陪我。”
  
  他们就近选了一间KTV。
  
  杨飞到前台订包间。
  
  “只有大包厢了,没有小的了。”前台告知。
  
  “可以,大的就大的吧!”
  
  “先生需要人陪唱吗?”
  
  “不需要,我这边有三个美女陪唱呢!”
  
  前台看了陈纯她们一眼,笑了笑。
  
  这时,另一拨人也来订包厢,那边是五个男人,看到陈纯和顾浅浅她们,眼睛就挪不开了。
  
  一个脖子上露出纹身的青年男人,吹了声口哨,问顾浅浅道:“美女,一起唱歌吗?”
  
  顾浅浅还是个学生呢,对社会上的复杂,明显没有多大认知,摇了摇头。
  
  她这一搭理,那纹身男马上就觉得有机会,笑道:“那陪我喝一杯?”
  
  陈纯拉了一把顾浅浅:“别理他们。”
  
  杨飞办好了手续,交了钱,准备去包厢,转弯的时候,听到那纹身男对前台道:“刚才那三个就不错,给哥们安排几个这样的进来!”
  
  进了包厢,陈纯就完全开启疯狂模式,音乐一响,神仙也拉不住她了,站到茶几上,把柔软的身子扭成了麻花。
  
  杨飞叫了不少吃的喝的。
  
  服务员端进来,看到这疯狂的一幕,可能也是见惯不怪,倒也没什么表示,把东西放在旁边柜子上就退出去了。
  
  许美珍和陈纯一样疯癫,两个人,一个在茶几上,一个在地板上,和着歌声一起欢快的跳舞。
  
  “杨飞,起来啊!”陈纯朝杨飞勾了勾手。
  
  杨飞唱唱歌还行,这么疯的跳舞,他可放不开。
  
  顾浅浅文静多了,离杨飞远远的坐着,显得有些拘谨。
  
  杨飞问她喜欢唱什么歌?
  
  顾浅浅道:“我自己点。”
  
  她起身点了两首歌,然后拿着话筒,坐在脚凳上,安静的唱歌。
  
  这是一首陈慧琳的记事本,98年年底才出来的新歌。
  
  旋律优美,歌词忧伤。
  
  她一开口,杨飞就讶异的看向她。
  
  声音清亮而甜美,和杨玉莹的稍有不同,但更显轻柔,虽然唱的是低音,却富有穿刺力。
  
  这是一种很难得的声线。
  
  杨飞暗喝一声彩,心想顾浅浅要是有杨玉莹那样的机会,说不定也早就成为歌星了。
  
  他正安静的听着歌,包厢门忽然被人推开来。
  
  之前在前台见过一次的纹身男,推开门之后,愣愣的看了一眼,说道:“哟,走错门了!”
  
  包厢门长得都一个模样,又不能上闩,杨飞以前也有走错门的时候,也不以为意。
  
  纹身男带上房门离开。
  
  不一会儿,纹身男居然去而复返,手里还提了一瓶啤酒,笑嘻嘻的走进来,对顾浅浅笑道:“美女,你陪哥喝一杯,我陪你唱一个!”
  
  顾浅浅正认真的唱着歌,猛然被他的狰狞面目给吓了一跳:“你干嘛!走开!”
  
  陈纯从茶几上跳了下来,拿过顾浅浅手里的话筒,用话筒当武器,指着纹身男道:“你走错房间了!出去!”
  
  “嘿嘿,美女,你也长得不错,你俩每人陪我喝一杯,我……”
  
  不等他说完,他拎啤酒的手腕,突的传来钻心的疼痛。
  
  纹身男哎哟一声:“谁啊?敢抓我的手!”
  
  杨飞冷冷的道:“出去!”
  
  纹身男的手腕,被杨飞捏得死死的,一股强大的酸麻感,从手腕向全身扩散。
  
  杨飞指了指门,再次说道:“滚出去!”
  
  然后,杨飞右手一推,将纹身男推开。
  
  纹身男倒吸一口凉气,连退了三步,正好碰到门框边,他知道碰上硬茬子了,好汉不吃眼前亏,恨恨的瞪了杨飞一眼,开门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