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快3网址_快3电脑版_下载| > 首富杨飞 > 第1061章 你是我的女人

第1061章 你是我的女人

陈纯的社会经验,明显比顾浅浅多,她关上门,对顾浅浅道:“浅浅,以后再碰到这种搭讪的人,你千万别搭理,就当没听到。”
  
  顾浅浅道:“我也没怎么样啊,刚才在前台那边,我只对他摇了摇头,连话都没说。”
  
  陈纯道:“那种人,你给他一点阳光,他就能灿烂整个夏天的!你只是摇了摇头,他却当你是在矜持。”
  
  顾浅浅道:“这也太吓人了吧?我们在医院,天天跟陌生人打交道呢!”
  
  “医院是我们的地盘,但这里是KTV,龙蛇混杂,什么人都有的。上次有个新闻,你没看吗?一个女的在KTV电梯口,被人搭讪,她说了几句话,她男朋友看不过,拉着她快走,结果,那帮人把她男朋友当场给捅死了。”
  
  “啊?这也太暴力了吧?那我要是不搭理呢?会不会有事?”
  
  “你不搭理,人家一般就不会误以为你对他有意思,多半就这么走了,你的朋友也不会为你而强出头,被混子们砍了。”
  
  “吓到我了,我得赶紧唱着歌压压惊。”顾浅浅拍着胸,抿着嘴,那模样,要多可爱,就有多可爱。
  
  陈纯转过身,看到杨飞在打电话,过来拉他起身:“来跳舞,来唱歌,来了这里,你就别管工作了好不好?陪我嘛!”
  
  “好好好,陪你!”杨飞挂断电话,笑道,“你这朋友,魅力十足啊,一个路人,对她都这么着迷。她肯定很受人欢迎吧?”
  
  “你说浅浅啊?她还是小姑娘呢!她读的是卫校,才十几岁呢!连对象都没有谈过,纯真得像天池的水。”
  
  “她不是你同学吗?”
  
  “我说过她是我同学了吗?我怎么介绍她的?我说,她是我的实习伙伴。你以为在医院里实习的,只有我们学校的学生啊?我是医生,她是护士,明白了吗?”
  
  杨飞哦了一声。
  
  “怎么?你对人家有意思?”
  
  “什么意思?”
  
  “你别装了,你看她的眼神,都让我嫉妒了!我还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哼!”
  
  “呵呵,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我不反驳,我也不承认。”
  
  “你要是真的想,我可以帮你牵线搭桥啊?”
  
  “……”
  
  “陈纯,你们聊什么呢?快来伴舞!”许美珍点了歌在唱,朝陈纯招手。
  
  陈纯拉着杨飞的手:“我们一起跳。”
  
  “我不会跳。”
  
  “骗鬼呢?你不会跳?以前在学校时,你跳得可好了。”
  
  “我只会跳交谊舞。”
  
  “那我俩就跳交谊舞。你不会是想坐在这里,陪浅浅聊天吧?”
  
  “……”
  
  杨飞和陈纯跳舞的时候,顾浅浅在选歌。
  
  她回头问道:“杨飞,你喜欢唱什么歌?我帮你点歌。”
  
  陈纯道:“哎,浅浅,你怎么不问我唱什么歌?只问帅哥?”
  
  顾浅浅抿嘴笑道:“他是请客的人,总要照顾他一下吧?你就别吃醋了。”
  
  陈纯道:“你就重色轻友吧!”
  
  顾浅浅对杨飞道:“你别管她,你要唱什么歌?”
  
  杨飞道:“你是我的女人。”
  
  顾浅浅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啊了一声:“我们今天才认识,我怎么就成你的女人了?”
  
  杨飞愕然:“我点的歌,是刘天王的,你是我的女人。”
  
  “哈哈哈!”陈纯和许美珍笑得前俯后仰。
  
  “哎呀,我肚子都笑痛了!”陈纯指着顾浅浅,“浅浅,你能不能再搞笑一点?干脆把我笑死算了。”
  
  顾浅浅羞得粉脸通红,咬着嘴唇,轻轻跺了一下脚:“有这么好笑吗?两个损友!”
  
  她帮杨飞点好歌,说道:“我真没听过这首歌,是我孤陋寡闻了。这歌好听吗?”
  
  杨飞道:“98年十大金曲,你说呢?”
  
  “啊?那我要好好听听。”顾浅浅道。
  
  陈纯道:“浅浅,你以后不能只顾着学习了,也要顾一顾生活才好,出了象牙塔,你就跟个剥了壳的鸡蛋似的。”
  
  顾浅浅道:“什么叫剥了壳的鸡蛋?”
  
  陈纯再次大笑:“又白又嫩啊,说明你太纯洁了!”
  
  顾浅浅笑了笑,也不在意这些玩笑话。
  
  轮到杨飞唱歌了,他本想唱粤语版的,结果放出来的伴奏和歌词却是国语版的。
  
  好在杨飞对这首歌十分熟悉,当即清清嗓子,跟着旋律唱了起来。
  
  陈纯和许美珍还没有疯够,一直在跳舞。
  
  顾浅浅坐在脚凳上,手撑着下巴,专注的看着屏幕上的歌词。
  
  “在我心中你是我的女人,留住你深情眼神
  
  我情愿换个方式,请你做我的女人
  
  既然不能好好跟我一生,不要辜负青春……”
  
  杨飞唱歌,要么不唱,唱的都是自己特别喜欢或是心有感触的歌曲。
  
  杨飞今天在百雀羚公司费了半天口舌,嗓子都有些沙哑了,唱这首歌,反而别有一番韵味。
  
  当一个人认真做某件事情时,哪怕不是天才,也会赢得观众的赞赏。
  
  杨飞就是这样,他投入歌唱时,表情和声线,都富有感染力。
  
  “那一瞬回眸时分,像你这一个值得爱的女人
  
  教我怎不能为你心疼,有缘为何没有份
  
  有梦也为何不成真,两颗心碰啊撞一生……”
  
  陈纯跳着舞,忽然跳到顾浅浅面前,咯咯笑道:“浅浅,你怎么哭了?”
  
  顾浅浅抹了打眼睛:“我哪有哭?”
  
  陈纯笑道:“哎呀,不会是杨飞的歌打动你了吧?”
  
  顾浅浅道:“这歌词写得好。”
  
  杨飞正好唱完了,说道:“这词是李安修作的,他是港台地区最有影响力的词作家之一,刘天王的很多歌都是他写的词,忘情水、天意、真永远、世界第一等,还有梅姐的女人花、别说爱情苦等歌曲,孟庭苇的风中有朵雨作的云,等等流行金曲,都是他创作的。”
  
  “是吗?那这个人作词很厉害啊,这些歌,每一首都是我喜欢听的呢!”顾浅浅道。
  
  杨飞道:“也是我喜欢听的。”
  
  陈纯道:“喂,你们眉来眼去的,能不能顾及一下我的感受?”
  
  顾浅浅伸手去抓她,说道:“好啊,叫你乱说,看我不撕了你的嘴!”
  
  三个女人,在包厢里追逐嬉戏,好不热闹。
  
  杨飞他们唱的是晚场,唱到零点,包厢时间就到了。
  
  大家也唱得尽兴了,尤其是陈纯,高音飙了一首《青藏高原》,唱最后几个高音的时候,唱得脑子都缺氧了,逗得大家都笑个不止。
  
  四个人走出包厢,正好碰到隔壁包厢里的人也走出来。
  
  真是冤家路窄,隔壁包厢正是之前有过冲突的那五个男人,他们喊了几个公主陪侍,看那几个公主衣衫不整的,就能想到这一夜,他们在里面没干什么好事。
  
  那个纹身男瞅了一眼杨飞,然后盯着顾浅浅看,抹着嘴角道:“玛德,好白菜都让猪给拱了!一只猪还拱了三朵好白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