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快3网址_快3电脑版_下载| > 第一娇 > 第七百六十六章 操心

第七百六十六章 操心

    “不多?”
  
      使臣一抽眼皮,朝定国公看去。
  
      你们大夏朝的人,都这么有钱吗?
  
      定国公笑道:“若是别人这么开口,一定是狮子大开口,但是苏清开口,真心不多,你是不知道她对别人开口,有多狠!更何况,那天杜尚书对九殿下不怀好意,人人都知道,她更是不可能少要。”
  
      使臣……
  
      “真的不多?”
  
      “不多。”
  
      “我应该答应?”
  
      “答应。”
  
      使臣深吸一口气,“但是,苏清说,只要我离开那道门,就翻番。”
  
      声音有些弱。
  
      定国公……
  
      “你离开了?”
  
      使臣……
  
      嗯。
  
      定国公……
  
      是不是傻!
  
      “现在,也就是说,你想要拿到药,要先交二十万两的赔偿费?”
  
      定国公说的有些无力。
  
      使臣点头点的有些无力。
  
      放着十万两的赔偿费他不交,偏偏要交二十万两的!
  
      他是人傻钱多脑大大吗?
  
      使臣双目灼灼的望向定国公,“杜尚书是咱们此次行动的核心人物,我们必须要救杜尚书,你想想办法吧。”
  
      定国公……
  
      十万两的时候你不让我想办法,现在二十万两了,让我想办法?
  
      可杜之若的命,又不能不救!
  
      这真是……
  
      胸口疼!
  
      腿疼!
  
      “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你拿着银子去吧。”
  
      使臣就道:“你在大夏朝这么多年,难道就没有什么交情好的太医朋友?”
  
      “你让我私下从太医院拿药?”
  
      使臣默认。
  
      定国公翻了个白眼。
  
      “就算我有交情好的太医朋友,这药,我也拿不到!”
  
      “为什么?一点药而已。”
  
      这在西秦,简直易如反掌。
  
      “你不知道,太医院几种珍贵的药材,都被陛下锁进了保险柜,保险柜的钥匙,在福公公身上。”
  
      使臣……
  
      几味药,锁保险柜里?
  
      定国公无力吁一口气。
  
      “有一次,太后骑马被烈马掀翻在地又挨了一马蹄,太后病危,等着用药,偏偏陛下不在宫里,在大佛寺,原本立时治疗就能根治的病,因着这一耽误,太后落下腿疾的毛病,一下雨刮风变天就腿疼。”
  
      使臣……
  
      这是什么神仙皇帝!
  
      这么坑自己亲娘的?
  
      定国继续道:“但就是如此,陛下也没有把钥匙留给太医院,还是继续福公公拿着。”
  
      不过,说来也怪,因着被钥匙耽误治病的,好像只有太后。
  
      别人都没有被耽误过。
  
      这……
  
      命吧!
  
      也不知道太后被大皇子劫持走了,现在腿受得了不。
  
      好久没有大皇子的消息了,尖子兵大赛即将开始,大皇子那边,也该有消息了。
  
      思绪一闪,定国公敛了敛神。
  
      “陛下不开口,太医院的药,谁也别想拿,至于从福公公身上打主意,趁早别想,那个老东西,油盐不进,没有亲人,没有软肋,又对银钱没什么兴趣,女人……也没兴趣。”
  
      使臣愁眉苦脸看着定国公,“那就只有九王妃那里了,可这次我们出使,没有带那么多银子。”
  
      定国公……
  
      胸口疼!
  
      腿痛!
  
      心里羊驼奔腾而过,面上微笑暖若春风,“这个钱,我来出,救命要紧,还等着杜尚书主持大局呢!”
  
      说着,定国公朝外吩咐道:“去账房支二十万两。”
  
      门外,管事哆嗦着眼皮看了老夫人一眼,应声离开。
  
      老夫人铁青着脸,站在那。
  
      二十万两!
  
      定国公府几年这是怎么了!
  
      先是被宋兮敲诈,又是被苏清和宋兮联手敲诈,现在,又被苏清独自敲诈!
  
      定国公府又不是印钱的,哪来的那么多银子!
  
      可这钱,不出又不行!
  
      真是……
  
      攥了攥手,老夫人提脚离开。
  
      走出定国公的院子,穿过小花园的时候,忽的被一道低低的议论声吸引。
  
      小花园的假山后。
  
      一个婢女捶着自己的腿,道:“我今儿出去买东西,恰好碰到两个宫里的内侍,说是等尖子兵大赛结束,福公公要给福星办生辰宴呢。”
  
      另一个婢女手里用狗尾草打着戒指玩。
  
      “瞎说什么,福公公怎么会给福星办生辰宴,八竿子打不着啊,难道就因为名字里都有个福?”
  
      语落,吃吃的笑。
  
      那丫鬟就道:“骗你做什么,我听得真真的,我去金楼给夫人拿新定做的金钗,恰好他们是去定做金坠子。”
  
      “就算人家定做金坠子是送给福星,也不能就这么光天化日的议论吧!”
  
      丫鬟睁着大眼睛一闪一闪看着同伴,“可他们就是议论了啊!”
  
      默了一瞬,她又道:“可能是,当时他们以为四下没人,才说的,毕竟,当时我是在贵宾包间里,他们没看到我。”
  
      “这种事,咱们少听少问少关心,知道的太多了容易出事,咱们就是个丫鬟,踏踏实实的给主子做事就行了,只要不昧着良心,每天做事赚钱养家。”
  
      “我就是和你说说嘛。”
  
      “我知道,不过,这事,我当没听过,你也当没听过,忘了吧。”
  
      “嗯,你这戒指编的真好看。”
  
      “送你。”
  
      两个婢女嘻嘻的笑着,岔开了话题。
  
      假山一侧,老夫人原本铁青的脸,带了一丝诡谲的笑。
  
      谁说福公公没有软肋。
  
      那可说不定!
  
      真是上天庇佑,要不,怎么就这么巧呢!
  
      老夫人转身又折返定国公的院子。
  
      推门进去,恰好管家捧了银子来。
  
      老夫人瞥了一眼托盘上厚厚一摞银票,“先拿下去吧,兴许用不到!”
  
      定国公忙道:“母亲,杜尚书他……”
  
      说着,看了使臣一眼。
  
      使臣一张脸,霎时间黑了下来,“老夫人这是什么意思?”
  
      打断了定国公。
  
      老夫人朝管家道:“你且先下去。”
  
      管家看了看定国公,硬着头皮转头下去。
  
      大门一关,老夫人道:“我知道,杜尚书中毒,等着药救命,宫里太医院的药,被锁着,钥匙在福公公身上,福公公身上这钥匙,我们未必就拿不到。”
  
      定国公和使臣齐齐看向老夫人。
  
      老夫人就把方才听来的话,说了一遍。
  
      “兴许,只要控制了福星,就能让福公公交出钥匙……”
  
      定国公立刻打断了老夫人。
  
      “不行,我们为什么要把事情闹这么大,控制了福星,且不说福星好不好控制,一旦我们抓了福星,苏清必定知道,到时候,原本一件可以用钱解决的事,就成了死局,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