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快3网址_快3电脑版_下载| > 轻宠乖乖小娇妻 > 第117章 我应该有事吗?

第117章 我应该有事吗?


      最近帝都里流传着这么一个传言,据说清冷高贵的南少看上了秦家千金,两次前去秦家共进晚餐,与秦家千金相处甚欢还为其舀汤夹菜。
  
      起先并没有人相信这个传言,可秦豆蔻一脸娇羞地表示却有其事,那个顶顶高贵的男人恋上了秦家千金,众人还是将信将疑。
  
      宋庄趁着南绪言看文件的空档,思虑了一会才小心翼翼地问他:“总裁,你,有没有听到传言?”
  
      南绪言头也不抬:“嗯?什么传言?”
  
      宋庄有点支支吾吾:“就…就是那个…”
  
      这下南绪言才抬起头来看向这个吞吞吐吐的特助,“说,什么传言?”
  
      “就是外边传得沸沸扬扬的,说你看上了秦家小姐,还两次为了她去秦家吃饭……”
  
      已经这么委婉的说了,应该没事吧。
  
      “哦。”
  
      “要不要扼掉?”
  
      南绪言想也不想就回答:“不用。”
  
      “可是…”总裁夫人听到了会生气的吧?
  
      “没什么可是,让她先得意两天。”
  
      宋庄稍稍松了口气,这*的语气就证明总裁自有应对,什么劳什子的传言都见鬼去吧。
  
      众人仅凭着秦豆蔻的一面之词还是对这个传言有着质疑,可如今南绪言并没有站出来辟谣,这不就是默认了吗?
  
      南绪言果真爱上了秦家千金。
  
      南绪言转着手中的笔嗤笑:“于清不就是秦家千金么,这些人总是想岔,还真以为我看上了秦豆蔻?”
  
      余下的日子里,秦豆蔻就以南少的女人身份自居了,对一干平日里跟随她的跟班们颐指气使,好不嚣张。
  
      秦豆蔻约了徐芳雅一起逛街,两人游走在各大*店,如今多了一层身份,她看人的眼神更轻蔑了,她可是南少看上的人,谁敢不给她面子?
  
      不给她面子就是不给南绪言面子,他们敢吗?!
  
      穆于清游戏正玩得热火朝天,沈听风一个电话就过来了,想也不想就按掉了电话,说好要带飞的,可不能因为一个电话打脸了。
  
      沈听风一脸惊讶,穆于清从来不会挂他电话,再忙也会接通说自己很忙,这下挂他电话他觉得很不可思议。
  
      “挂我电话?总不会是听到传言伤心得不能自已了吧?”
  
      沈听风不依不饶的继续拨她的号,穆于清则脸越来越黑,她咬牙切齿道:“沈听风,老娘要是输了非得打到你怀疑人生!”
  
      “沈大夫,还看不看病?”一个病人坐在诊台前小心翼翼地问。
  
      沈听风现在格外烦躁,望了眼后边的队伍他狠狠皱眉,“什么情况?”
  
      “哦,我连着拉肚子三天了,吃药也不管用,您给看看?”
  
      看着又被挂掉的电话沈听风彻底没了耐心看病,听诊器一扔白大褂一脱,“我今儿有急事,我联系别的医生给你看吧。”
  
      扯了一个刚巧路过的外科医生,“我要出去,你顶我一天,就这样啊,我先走了。”
  
      “哎…”我是外科医生啊,哪像你什么都治啊。
  
      沈听风一溜烟消失在了医院里,一路打了又被挂掉,在车上的沈听风着实着急。
  
      总算在沈听风锲而不舍的拨号下打赢了这场比赛,穆于清捏了捏酸软的肩膀,手机又开始响了。
  
      “沈少。”
  
      沈听风大喜过望,这人总算接电话了,还以为闹自残了呢。
  
      “干嘛老挂我电话?你没事儿吧?”
  
      穆于清不明所以:“我应该有事儿吗?”
  
      “你到上次那餐厅来,我有事找你。”
  
      说完也没等她回话就挂掉了电话,穆于清握着被挂掉的手机懵了,这沈听风又抽的哪门子风?
  
      慢悠悠赶到餐厅门口时,沈听风窜出来把她扯了进去。
  
      “怎么了?瞧把你急的。”
  
      “你就没听到半点风声?”
  
      “什么?”
  
      “你不会还不知道吧?整个帝都都传遍了,说阿言看上秦家千金了。”
  
      穆于清不以为意:“就这个?”
  
      沈听风被她淡定的反应噎了一下,什么叫就这个?这个还不够你焦心的吗?
  
      “你都不着急的?”
  
      穆于清拿起菜单不慌不忙地点菜:“着什么急,你打电话给我就为了说这个?害得我游戏差点输了。”
  
      沈听风气不打一处来,“我着急忙慌地打电话关心你,你倒好还心大的在玩游戏挂我电话,穆于清你真行!”
  
      “这又不是什么大事,至于么?”
  
      “行,我自作多情关心你了成吧?怎么你就成了个白眼狼呢?”
  
      穆于清合上菜单,正视他担忧的眼睛,“不必担心我,我可不是一般的女人,再者说了,我也是秦家千金,未必他说的不是我,虽然他并没有给我舀汤加菜。”
  
      “呃?”
  
      这下轮到沈听风懵逼了,她说她是秦家千金?
  
      “就是你听到的那样,不过你得保守秘密。”
  
      这世界已经这么复杂了吗?穆于清怎么就摇身一变成了秦家千金?难怪住进秦家了呢。
  
      “沈少,谢谢你把我当朋友,我很开心。”
  
      “嗨,也是你值得,要知道我沈家三少可不是什么人都担心的。回头我得说说阿言,不早点跟我说,还害得我白操心。还有那许三也那么久不来找我,个个都是白眼狼!”
  
      得到了解释,沈听风总算是放心了,这会儿就吃嘛嘛香了,看得穆于清那叫一个目瞪口呆,这食量也太大了吧?
  
      正吃着呢穆于清的手机又响了,这回是柳知夏了。
  
      “于清!你听说没有!”
  
      穆于清叹了口气,又是一个来问她传言的人,这传言是真是假有那么重要吗。
  
      “听说了。”
  
      “我都还没说呢,你怎么知道我想跟你说什么?”
  
      “你不就是想问我南绪言看上秦家千金的传言是不是真的么?”
  
      停了几秒柳知夏才问:“呃,是啊,是真的吗,应该不是吧?”
  
      “传言是真的,你可以给我准备大餐安慰我弱小的心灵了。”
  
      沈听风翻了个白眼,这个女人还真是想要吓死每个关心她的人,明明别人担心得要死,她却在乐呵呵的玩游戏大杀四方,完全不受半点影响。
  
      挂掉电话穆于清看着一脸嫌弃的沈听风笑得欢快:“怎么了,这样看着我?”
  
      “我发现,你心挺大啊,关于阿言所有传闻甚至出轨你都没表现出来任何的不满,你说,你这心脏是什么做的?”
  
      “我为什么要不满,我又不是他的附属品,没了他我还活不下去了?拜托,我可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人,不过话说回来,你说你帮我捉奸,怎么半点消息都没有?”
  
      沈听风讪笑,怎么突然就转到这个话题来了,他能说他没捉成么?
  
      “呃,我这不是太忙了吗,你上回不也瞧见了,那么多人把我围得呀,等过段时间我休假铁定好好给你来一出捉奸大戏。”
  
      “那行,我也想看看他出轨的对象是谁,丑的话呢我就不生气了,美的话呢我也不生气了。”
  
      沈听风是真的想摸摸她额头看她有没有发烧,“合着美的丑的你都不生气,那你怎样才生气啊。”
  
      “我压根就不生气啊,管他找的什么美的丑的,我就想看看那人是怎么把那个冰山拿下的,也好膜拜一下。”
  
      沈听风:你怕不是个神经病吧。
  
      沈听风觉得自己的脑子要炸了,看她云淡风轻的,也不像是说假话,她也不屑说假话,可这两人到底怎么个情况啊?
  
      一个出轨丝毫不觉得自己有错,另一个知道伴侣出了轨也毫不在意,还可以这样的吗?
  
      “谢了啊,沈少,有你这个朋友我很荣幸。”
  
      沈听风也笑笑,“我也是。”
  
      吃饱了饭沈听风送穆于清回秦家,穆于清走在前边,沈听风转着钥匙跟在身后,盯着穆于清良久吐出了一句话。
  
      “于清,你这身材很适合做穿刺。”
  
      穆于清哭笑不得,这医生的职业病还真是不同凡响,分分钟让你想掐死他!
  
      “你适合做大体老师。”
  
      送完穆于清他就去了隽盛集团,南绪言开会出来就见他四仰八叉地躺在候客沙发上,毫无形象可言。
  
      看到南绪言走进来立马弹起来,“哎哟,可把我等急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会在会议室过夜呢。”
  
      “有事?”
  
      “啧啧,还是那么冷漠,还是于清好啊,对我笑眯眯地可好了。”
  
      说完还悄咪咪用余光去看他,就不信我提起于清你还能这么冷漠,哼。
  
      “你见过她了?”
  
      沈听风小声哼哼:就知道提起于清你才有兴趣跟我说话,重色轻友的家伙。
  
      “那必须的,我今天中午跟她一起吃的饭,笑得可观了。”
  
      “嗯,她碰到二哈都会笑得很欢。”
  
      沈听风得意的笑容僵在嘴角,南绪言,去你奶奶的芒果汁!
  
      气呼呼回了句:“你才是二哈!”
  
      又冲着南绪言身后的宋庄笑眯眯道:“小宋宋啊,给我来杯茶?”
  
      宋庄嘴角扯了扯,能不能不要叫得那么肉麻,还小宋宋,咋不叫我小庄庄?
  
      “老样子君山银针?”
  
      “嘿嘿嘿,今天换个猴魁,要不大红袍也行,我不挑嘴。”
  
      宋庄满脸黑线,这还不挑嘴?就没人比你还挑嘴。
  
      南绪言在他对面坐下,淡然的目光里掺了一丝审视,“说吧,到底干什么来了?”
  
      沈听风熊掌一拍,气势十足道:“你说!你最近都干了什么荒唐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