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快3网址_快3电脑版_下载| > 疑云迷踪 > 第306章 太平镇之十七

第306章 太平镇之十七

车子在通往分水县的国道上急驰,开车的是王三娃,坐在易天身边的是小李子。
  
  易天有点摸不着头脑,以为有了转机的案子,剧情却不让他不晓得往哪方面发展。
  
  “三娃,你跟我说一说,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哥,不是我说你,你办案的心情急切了一点,但也不能做假噻。”
  
  “三娃,你这是从何说起,我哪里做假啦?那个家伙,他跟李局说了一些什么?”
  
  小李子搭了腔:“哥,那娃是分水县远近闻名的无赖,你是咋个跟他勾搭上了的嘛。”
  
  易天气愤:“我跟他勾搭?是他晚上身着一身黑衣蒙着面在洛家二楼里翻东西,我才逮住他的,我怎么会和他勾搭?这是要从何说起。”
  
  三娃和小李子将信将疑。
  
  王三娃说:“这无赖叫李旦,在家里排行老三,大家都叫他李三。这孙子平时爱好小偷小摸,是咱们局里的常客,因为自己这么个名号,他就吹嘘自己是燕子李三的传人。不过这娃满嘴跑火车,他说的话也不可全信,哥,你也别太当真。等陈局消了气,自然会放了你的。”
  
  易天:“这孙子说啥啦?”
  
  小李子:“他说,是你出钱让他假扮黑衣人,让警方认为真的有黑衣人的存在。好为自己搞的那一出闹剧正名。”
  
  易天:“我都不认识这个李三,我怎么会出钱让他假扮黑衣人。我不傻,怎么会做出这么的幼稚的事情来。难道我不怕穿帮吗?”
  
  三娃:“说起来也是,易警官,我还以为特区警察智商真的欠抽,会做出这么荒唐的事情来。现在想来,这李三的话真的不可信。”
  
  易天明了,这是那个小丑耍的把戏,怪不得晚上他最后说了一句话,让他自己都自顾不暇了,原来是话中有话。
  
  不过,三娃这句话倒是让易天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似的。
  
  “三娃,那你是相信真的有黑衣人的存在咯?”
  
  最怕气氛如此安静,好大一段时间都没有人说话,易天相当泄气。
  
  车子在前头拐了一个弯,三娃开了口。
  
  “说实在的,易警官,我也很纠结,到底是该相信还是不该相信这一件事。说要相信吧,你口中说的那个黑衣人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留下。说要不相信吧,我也觉得这件事有点蹊跷。”
  
  小李子接了话:“是的,易警官,李三还拿出了一张银行卡,说是你给他的。那张卡确实是你的不假,这个你要做何解释呢?”
  
  易天恍然大悟,怪不得陈局会发那么大的脾气。
  
  那天,路征说他的伤情趋于稳定,不想看到易天和洛亚在他眼跟前晃来晃去的秀恩爱。
  
  让易天带洛亚回太平镇呆两天,帮助洛亚找一找儿时的记忆,说不定对她的心理病症有一些帮助。
  
  那天,太平镇街面上恰逢赶集,街面上人如潮,洛亚也十分兴奋,说好像回到了小时候,那时的她最喜欢赶集的日子了,街面上会摆好多卖小玩意和小吃的摊摊。
  
  妈妈控制得严格,向来不爱买那些玩意儿和吃的给她。
  
  但外婆和爸爸就不同了,总是满足她的各种要求。
  
  洛亚说,那个卖糍粑粑的摊摊就摆在街尾,不晓得现在还在那里不?
  
  说实在的,易天没有见过这种场面。
  
  街面上,喧嚣的人声和拥挤的人群,让人有点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好不容易挤到了街尾,洛亚一阵兴奋,那个糍粑的摊位还在。
  
  她向来对吃没有什么免役能力,更何况这个糍粑是她儿时的记忆,一定要买来吃的。
  
  可当易天掏钱包的时候,傻眼了。
  
  衣服兜啥时破了一个洞也不晓得,哪里还有钱包的存在。
  
  但他是一个刑警,如果被人知道钱包被小偷偷了,还有什么面子的存在。
  
  回头往人群中一瞅。
  
  在拥挤的人群中,多年的从警经验,他立马就锁定了那个小偷。
  
  此时那个身材瘦弱矮小的小偷正在人群中往相反的方向挤。
  
  抓到小偷对于他来说,易如反掌。
  
  镇子上一个偏僻的小巷子里头,他将那个小偷给逼到了死胡同。
  
  只不过是一个小孩,脸上脏乎乎的,瞅不出他的真面目来了。
  
  他一双黑亮的眼睛定定的瞅着易天,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让易天动了恻隐之心。
  
  他将钱包拿了回来,里头可都还有身份证,驾驶证等一堆证件,要是丢了补起来可就麻烦了。
  
  从钱包里头抽了一张百元大钞给了那个小孩,回到街尾的时候,洛亚还眼巴巴地站在卖糍粑的摊位前。
  
  所幸,她如愿吃到了她儿时的记忆。
  
  但易天却忽略了一点,钱包里头少了一张银行卡,他并没有发现。
  
  昨天去镇上唯一的一家银行取钱的时候,他才发现那张银行卡没在钱包里。
  
  当时的他也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奇怪,如今的现代人,谁个没有十来张银行卡。兴许是走的时候,把它忘记在另一个钱包里头了。
  
  可现在,他百口莫辩。
  
  声音有点底气不足:“那个,三娃,小李子,我要说那天我在太平镇街面上钱包被一个小偷给偷走了,你们信不?”
  
  小李子一脸不相信,从易天鼓囊囊的上衣兜里可以看出,那里装了钱包。
  
  他将那个钱包掏了出来。
  
  “易警官,这是什么,你该怎么解释。”
  
  “钱包被我找了回来,但我不知道那张卡被那个小偷给拿走了。一定是那个黑衣人捣的鬼。”
  
  三娃明显怀疑易天的话的真实性。
  
  “那个小偷长什么样,你还记得吗?兴许找到他还能帮你作证。”
  
  “一个小孩,满脸脏西西的。不过,我想即使找到他也很难问出一些什么,这显然是那个小丑的圈套。”
  
  三娃:“易警官,不是我说你,你堂堂一个特区刑警队的队长,钱包会被一个小孩给偷走。就算我和小李子相信你,可陈局能相信么?你这回怕是死定了。”
  
  小李子又有了新的疑问。
  
  “易警官,就算你说的是真的,那个小丑从B市跟到太平镇,难道他的目的只是为了设下这个圈套让你往里面钻。你说那个小丑是一个杀手,他的目的拿钱办事,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