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快3网址_快3电脑版_下载| > 后人 > 117 感受的奴役

117 感受的奴役


  广院食堂,蒋骁的动员已经接近尾声,28个人已经决定前往新蓟京社区,还差最后两个人。
  “大家请放心,那里也有柴油发电机,前期去的人主要进行能源和城市管理方面的知识消化,并没有太重的体力活儿。”蒋骁依旧不厌其烦地动员着,“早晚都要转移过去的。”
  台下,两个小女孩叽叽喳喳地犹豫片刻,终是举起了手。
  “我们去,蒋叔叔。”
  “很好,很好,好孩子!”蒋骁抬手道,“今后我们也会坚持人本主义,能自愿就自愿,能自由就自由,接下来,溪行,麻烦你……溪行呢?”
  他左右四望的时候,人群让出了一个通道,林溪行一行四人快步走来,最后几乎是跑着的了。
  “真是比我想像的还要争分夺秒。”蒋骁刚要说些什么,只见白河突然跃上了桌子,拔出唐刀踏着一面又一面桌子冲了过来。
  两三秒愣神的功夫,白河已冲至近前,双刀交叉着卡在了蒋骁的脖子上。
  在人群惊呼之前,林溪行举枪吼道:“信任我的人,控制局面。”
  近十名防备组的武装人员瞬间一个抖擞,其中两人护在林溪行近前,其余人提起武器将人群围住。
  除此之外,最初23人群体中防备组外的四名男性也立刻起身加入了控制人群的队伍,他们正是曾经追随过林溪行,后又被拆出去的那部分人。
  惊呼和尖叫姗姗来迟,人们下意识想要逃窜,但看到那些冰冷的枪口和无情的面容,又吓得退了回来。
  林溪行、吴羽伦和周渡岑信步走到蒋骁前方,抽了把椅子坐下。
  “你好,钱镛。”林溪行微仰着头问道,“是金字旁的镛对吧?”
  蒋骁茫然地看着他:“我不知道你在做什么……武装夺权?”
  “不,你知道,但这也确实是武装夺权。”林溪行靠在椅背上,“没时间列证据,审判,拷打或者别的什么了,你还有30秒的时间。白河,如果他在30秒内没有坦白,你就枭首,不用等我命令。”
  “可我没表啊。”白河调笑道。
  “心里默数,快慢无所谓。”林溪行看着蒋骁道,“无法接受之后画面的人,可以低下头了。现在开始,除了我和蒋骁以外,如果有谁未经我的允许发出声音,都请距离他最近的武装人员直接击杀,包括白河在内。”
  鸦雀无声,即便白河很想话唠,但还是憋住了。
  时间一秒一秒过去,白河其实根本没有在数,只是看着蒋骁的神色。
  蒋骁脸上的那股茫然很快褪去,化为一种无奈。
  “溪行啊,如果什么都没发生,我一定会跟你合伙做事的,跟你这样的人在一起,有意思,有劲儿……哎……”蒋骁长叹一声,摇着头道,“是的,我隐瞒了身份,我是钱镛。”
  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也没人敢问。
  “好的,接下来,请在五分钟之内向我们坦白一切。”林溪行这次低头看了眼手表,“我来计时,如果我不满意,会让白河削掉你的四肢,并将你保护起来,有时间的时候再做盘问。”
  所有人都不寒而栗,对这里的多数人来说,林溪行一直是个寡言的独臂人,未曾想到他随便说出的话都这么瘆人。
  “能不能让我放松一下,至少让我坐下。”钱镛无奈地挤着眼睛,“这样搞的像批斗一样。”
  “明白了。”林溪行点头道,“白河,让他跪下。”
  白河怕被嘣,没敢应声,只是快速踹向钱镛的双膝,钱镛应声跪下,白河随即绕到他身后再次架刀抵住。
  钱镛跪着惨笑道:“这样也好,能被批斗,大概也是一种光荣。”
  林溪行抬起手腕晃了晃。
  “我可以坦白,生死其实也无所谓了。”钱镛淡淡地看着林溪行,“至少让我知道,是怎么暴露的。”
  林溪行指着周渡岑道:“她是你下属的女儿,曾参加过你公司的年会,对你的气质,尤其是打鸡血的措辞和表情,有很深的记忆,即便易容也瞒不过她。”
  “是么……你是……”钱镛仔细地端详着周渡岑,“你的这个眼窝,我知道了,你是立韬的女儿吧?”
  周渡岑怀着复杂的心情点了点头。
  “他还好么?消失了还是怎么?”钱镛十分关切地问着,好像已经忘记了他的生命正在倒计时。
  在林溪行应允指示后,周渡岑才发言。
  “爸爸被坏人杀死了,妈妈被白色的人杀死了,我也成为白色的人了。”周渡岑看着钱镛,说话的时候并没有什么情感。
  “那真是,太遗憾了。”钱镛叹了口气道,“我最后,很认真地开导了你爸爸。那天晚上,我本来是要走的,但我还是习惯这个城市,习惯这里的人,于是我就留下来了,我想带着大家,快点开始新生活,就像最初创业一样,从无到有,每天都在成长,那种感受是最棒的。”
  他说着冲林溪行点头道:“接下来,就交给你了,溪行。记清楚,你只要决策管理就好了,需要说话的时候,找一个情商高形象好的人。”
  “要自杀了?牙齿里有毒药?”林溪行看着他的牙缝问道。
  “没这么复杂,我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肉身凡胎。”钱镛苦笑道,“我是真心诚意的想带领大家重建城市,并非出于什么大意,只因这会带给我好的感受。就是这样,对感受的追求奴役着我,也成就了我,现在大概,要毁灭我了吧。”
  林溪行瞅了眼手表道,“我还有事要做,不想坦白的话就让白河直接动手。”
  “我愿意坦白,我等很久了,真的。”钱镛瞪着眼睛道,“能有这么多人听,是我的荣幸,别理那个计时,现在不听你会后悔的。我会说的,把知道的全说出来,无所谓了,现在真的无所谓了。”
  “那就尽快。”
  “嗯……那我从最早开始说吧。”钱镛的双目有些发眩,“我那时还是一个没那么出名的创业者,事业卡在瓶颈,生活也没什么激情,4年前,我的同学蒋骁,真正的蒋骁,带着我去了一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