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快3网址_快3电脑版_下载| > 新神代 > 第一百零八章 到家了

第一百零八章 到家了


  嬴曼铃感觉自己像是睡了很久,从床上惊坐起来又待在原地不动。
  “铃儿?真的是你么?”父亲经过门口后又退了回来,他朝着客厅大喊,“铃儿回来了!铃儿回来了!”
  “铃儿回来了?”母亲闻讯立即冲了过来,她与嬴曼铃四目相对后抱着门框哭了出来,“这么久你都上哪儿去了?担心死我了!”
  母亲又扑了过来紧紧搂住了嬴曼铃:“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母亲泪如雨下,一直哽咽抽泣。
  “发生什么事儿了?”嬴曼铃只觉得自己的地府游是做了很长的梦,甚至这会记忆都已经不太清晰了。
  “你失踪了十几天,我们报了警也没找到你!”父亲靠在衣柜红着眼。
  嬴曼铃低头思考了一会儿,难怪他们的面色看起来如此差,想必这十几天过得是忧心忡忡、茶不思饭不想吧。
  “爸妈我这不是回来了么,别担心。”嬴曼铃偏着脑袋靠着母亲,嗯是妈妈那熟悉的温度和气息,我回家了。
  “那你先好好休息一会,我跟你爸去给你做点好吃的。”母亲抹去泪水又笑了出来,“这几天我跟你爸都请假陪你,再也不要让你在我们看不见的时候消失了。”
  “想什么呢,我这不好好的么!”嬴曼铃伸了个懒腰,“那我起来休息一会吧,感觉睡很久了。”
  “好,好。”母亲望向父亲,他们二人一起转身出去了。
  嬴曼铃靠在床头上努力回忆着这个漫长的梦,好像自己是能操控物体了对吧,她朝着桌上的花瓶运功想要让里面的水流出,不过憋了半天却无事发生。
  “果真只是梦么?”嬴曼铃朝着桌子走去拿起花瓶倒过来,本以为水会按自己的意志不低落,结果花瓶里的水撒了一地。
  嬴曼铃瘪嘴:哼真的只是做了个梦,她又抬脚回到床上玩手机。不过她不知道的时候,此时整个东武国的江河湖泊正在发生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以及之后她也会成为人们的焦点。
  ......
  “还好陛下的人魂与七魄回来了。”卫宁站在床边看着屋内。
  “嗯,不过你好恶趣味啊。”羊舌羽笑眯眯地看着他。
  卫宁嫌弃地看向羊舌羽:“你什么毛病?”
  “难道不是么?你就这样在窗外偷窥陛下的闺房,我回去告诉辛大人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我看你是在玩火!”
  “嘿,逗你玩的还当真了。”羊舌羽拍着卫宁的肩,“你可真是好有意思。”
  “把你脏手拿开!”
  “我偏不!”
  卫宁瞪了羊舌羽一眼:“说正经的你看到陛下方才的动作了吗?”
  “嗯。”羊舌羽眯起眼来,“陛下应该是觉醒了什么了力量,但是又因为某种原因而限制了力量,不能正常的发挥。”
  “你确定是不能正常发挥?”卫宁挑眉,“我能感觉到整个东武国有非正常的能量波动。”
  “那我们先去打探下情况吧。”
  随即羊舌羽和卫宁前往最近的河流查看情况,而嬴曼铃则是走出房门吃饭去了。
  “铃儿你......”母亲欲言又止怕自己的话会伤着女儿。
  “妈什么事儿啊?”嬴曼铃放下筷子嘴里还吧唧嚼着饭。
  母亲眼神恍惚最后还是开了口:“这段时间你都去哪儿了?”
  嬴曼铃摇了摇头:“我不一直在家里么?”
  “十几天前你就失踪了,我跟你爸爸看遍了所有的监控录像,都没有找到你。”说到这儿母亲又抽泣了起来,“各种证据都表明你是在家里失踪的,可是门窗都关的严严实实的,也没有人进出过的痕迹。可是你就是消失了,要是那天我在家陪你就好了......”
  “妈没事,你看我现在好好的在你眼前啊。”嬴曼铃伸出手去替母亲擦拭眼泪。
  “可是我害怕啊,害怕你又会在我眼前消失不见。”母亲握着嬴曼铃的手哭泣。
  父亲也伸出手来拍着母亲的肩膀:“不哭了咱们铃儿回来了就好。”
  “嗯。”母亲低头抹泪红着眼看嬴曼铃,“咱们待会去医院检查一下好么?我担心你失踪这段时间身体......”母亲又哽咽了。
  “好的。”虽然嬴曼铃嘴上是答应了心里其实很不乐意,但为了不让母亲担心还是去吧。
  去医院检查后母女二人就回家等待着医院出结果通知,在路上嬴曼铃看着手机新闻。
  突发状况:全国各地的江河湖泊突现龙吸水景观,甚至还有少从河中吸起的水柱竟汇聚在M市上空。
  嗯?我家不就是在M市吗!嬴曼铃扑在玻璃上往上空看去,果真天色是欲来欲暗而且能明显看见有几道水柱将M市包围。
  继而车外狂风大作街道上的行人要么尖叫着跑开,要么还有人在原地拍摄视频、拍照。
  “不要命了么这些人!”羊舌羽蹲在路灯上,卫宁则站在他身旁。
  “谁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
  “我们要出手吗?”羊舌羽仰视这卫宁。
  卫宁看着嬴曼铃在的那一辆公交车:“当然要!这一个湖泊的水量直接砸下来,M市必定会蒙受巨大的损失,而且陛下也可能身处险境。”
  “可怎么帮呢?”羊舌羽拿出弯刀滋滋放电,我好像更适合让这场雨电闪雷鸣。
  “那你一边玩去吧!”卫宁翻了个白眼取下背在身上的破元弓,他迈步拉弓准备将这乌云密布的阴天驱散。
  可就当大家以为一场狂风暴雨即将袭来,街上人车混乱的时候,天空突然放晴了。
  “你还没放出箭吧?”羊舌羽撑着脑袋。
  卫宁也摸不着头脑:“没有。”
  大家纷纷望着上空只见水柱又自己退了回去,甚至还连带着天空中的云朵一起离开。
  随后这件事件又在网上被热议:
  【今天M市是哪位道友在渡劫啊?】
  【开始可吓死我了,还以为是世界末日了呢!】
  【那阵仗看起来,不多说了看图吧......】
  ......
  【可没一会天又放晴了,你说奇怪不奇怪。】
  【我就没见过比这还玄乎的事情,那水柱就这样退回去了,还把云给卷走了!】
  【是龙么?这能解释得通么?】
  羊舌羽看着卫宁笑问:“能解释得通么?”
  “是陛下之前的行为导致的。”卫宁抹了一把汗,其实刚才凝聚在M市上空的水,卫宁并没有十足的把握能驱散。
  羊舌羽的眼睛里放出光芒:“不愧是陛下,连人魂和七魄都能如此厉害!”
  “好了小迷弟,咱们先回大渊看看陛下和辛大人是否从天界回来了。”卫宁收起破元弓准备回去了。
  “好啊买点你家门口的卤菜吧。”
  “你不是说不好吃么?”
  “带回去给陛下尝尝啊!”
  “我要跟陛下说你把不好吃的都买给她。”
  “卫宁你欠揍!”
  “彼此彼此了。”
  不出几日M市各大媒体又争相报道:无故失踪十几日女大学又突然回家,她究竟是被外星人绑架还是穿越了时空?
  这是一场精心策划的骗局?还是无法破解的难题?
  每天面临不少上门采访的记者嬴曼铃感到头皮发麻。
  “那个大家都安静一下,我实话实说吧我这十几天去了地狱。”嬴曼铃站了起来,“口出邪恶之言,搬弄是非、捏造假象是会下热恼大地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