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烧毁的院子里,野虾直溜溜的盯着这三只邻村的混子。
  他们的身上沾染着血腥的味道,面色发白,整个人都不自然的颤抖着,看起来就像是第一次杀人的凶手。
  这种人通常都会由于极度的不安而产生极度的恐慌,短时间内再次行凶的可能性极大。所以野虾即使异常的生气,也还是冷静了下来,没有去做激怒他们的事情。
  不过……这几个混子还是有着相当大的危险性,知道了半魔人的下落,还企图想要去找佣兵,通过报告黛芙妮的藏身之所来寻求佣兵的庇护。
  现在必须顺着这几个家伙的意思来,毕竟,这群红着眼睛见了谁都想玩命的混子是不可能冷静下来的。
  想来想去,野虾也只有陪着他们玩上一把了。
  不过他可并没有把希望寄托到那群杀人不眨眼的佣兵身上。
  那么,现在的目标就很明确了。那群佣兵必须要死。
  很快,野虾就在内心深处制定了他的方案。
  他微笑着告诉面前的三个混子。
  “想要去找佣兵,这没什么问题,你们不就是担心被人家过河拆桥吗?这个其实很好解决的。”
  “只要……你们派一个代表过去,和佣兵交涉就可以了。”
  “因为派去的只有一个人,所以就算是有危险,其他的人也可以保全……”
  野虾微笑着看着面前惊恐的三个人。现在他们可是慌不择路,除了答应,就再也没有其他的选项了。
  但是,派谁去呢?
  三个混子们警惕的看着对方,生怕去的那个人就是自己。
  看着他们立刻就反目成仇的样子,野虾自我感觉开心的一匹。
  “小样,跟我斗,你们还……”
  心里的乐呵感还没来得及结束结束,野虾却突然之间的觉到自己周围的空气急剧降温。抬起头一看,只见三个铜铃般大的眼珠子凶巴巴的盯着他看。
  “野虾前辈,您是手艺人出身,嘴巴油得很,我看不如就有您来出面,去跟佣兵们交涉吧?”
  “这也是我们三个短暂商量过的结果……”
  “嗯嗯。”
  三个混子和善的将野虾围在中间,表面上露出和善的笑,用和善的语气和善的对着野虾说道。
  “这特么……”
  野虾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摆出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架势。毫不客气的瞪着三人。
  “你们想让我去冒险,无所谓,但我要是死了,你们三个全都要玩儿完!”
  “这……”
  二愣子终于站不住了。他看了看野虾,又无奈的看了看自己的两个同伴。
  “野虾不能死,也不能冒这个险,交涉结束之后要怎么利用那群佣兵的问题上还得靠他出谋划策。”
  然后他的目光猛然一凌,一把拽起旁边的二呆子,提到野虾的面前。
  “那么,就由你去负责交涉吧?”
  “什……什么?”二呆子对此表示不愿意,挥拳就要开打,却被旁边的二哈一把按住。
  “你不去,难道还要我和二傻子去吗?”
  见到二傻子没有拉自己,二哈立马就和二傻子统一战线了起来。
  就这样,身上捆着被打了死节的诱惑者诡雷,二呆子战战兢兢的走向佣兵所在的流浪者客栈。
  “你最好还是老实一点,不然你知道后果的。”二傻子拿出遥控器,凶巴巴的威胁道。
  二呆子和二狗子并没有跟在后面,他们只是站到了房顶上,远远观望了起来。看着二呆子一步一步的朝着流浪者客栈挪动过去。直到快要接近客栈的那一处房间。一把坚硬的枪口对准了他的脑袋。
  “不许动!跪下……把手给我举起来!”
  被人拿枪指着,这让二呆子不敢回头,之好老老实实的束手就擒。当他看到那个将他绑起来的家伙居然是个老头的时候,一股莫名其妙的愤怒油然而生。
  “马蛋,早知道是怎么一条老家伙的话,刚刚应该是能反杀的!”
  二呆子在内心深处低估了一句,然后直愣愣的挨了一记枪托。
  “老实点儿!快告诉我,你找那群佣兵干嘛?不说的话我立马弄死你!”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被捆的结结实实的二呆子只好把他知道的事情原原本本的交待了一通。老村长满意的点了点头。
  “看来是个有价值的家伙!”
  流浪者客栈,七叶诧异的看着绑了一条男人的老村长,凶巴巴的来找自己交涉,很是好奇。
  “怎么说来,这小子知道半魔人的下落喽?”
  “当然!”
  老村长拿起一个粗制的药瓶,往七叶那边一扔,那里面还残留着一点五彩药剂。
  看到药品里的粉末,七叶和六草的脸色皆是一变,他们都被这玩意坑过,所以记的很深。
  “没错,这东西确实是半魔人和那个女人身上的,看来你们确实知道他们的下落。”
  “知道下落的只有他一个人!”
  老村长用枪指着被滚起来的二呆子,对佣兵怒目而视。
  “你们放了我的妻儿,等我带着他们出了村,就把这个混子绑在村口的樱桃树上,但要是你们跟过来的话,我就杀了他!”
  “嗯?”
  六草玩味的看着老村长。根本就没把他当回事。
  挟持人质这种事,六草这群佣兵可没少干,他很清楚这些挟持者的底线在哪。更清楚这个老头子不敢杀人。
  他现在可是站在弱势的一方,要是杀了人质,可就是一点筹码都没有了。
  六草挥了挥手,叫人把老村长的妻子和他那个傻儿子通通带了过来。戏谑的看着这只门口的老头。
  “看到了吗,我们可是有两个人质,而你只有一个。”
  “所以,本着等价交换的原则,你也只能挑一个人回去。”
  “爸爸,救我!”傻儿子带着哭腔喊道。
  “好了,首先我们的关系并不友好,甚至说是有仇也不为过,所以嘛,为了防止你到了村口直接撕票这样的事情发生,我们现在就要得到人质。”
  “你……”
  老村长握枪的手又紧了几分。他怒视着六草,咬牙切齿的说道。
  “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他,然后我们一拍两散!”
  “那样最好,反正半魔人还在村子里,要找他只是多费点功夫罢了。”
  “你们……”
  “好了老东西,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放下你的枪,留下人质然后带着你的老婆儿子走人,别想着和我们刷什么歪门邪道!”
  六草带着杀气般的走到面色老村长的面前,一把排掉了他用颤抖着的手握住的猎枪,然后一刀结果了他。
  “真是个不错的老头啊。没想到还帮了我们这么大一个忙,你说对吗?”
  六草将刀上的血迹胡乱的在二呆子的衣服上擦干,笑吟吟的说道。
  然后,他的目光转向了旁边的七叶。
  “去吧十花叫回来,该抓半魔人了。”
  “还有,让凯利和那个开茶馆的女人把柜台里的钱都交了,这次就饶了他们。不然的话……”
  “轰!”
  西边的胡同里传出一声巨响。火光直冲天际。
  “不好,是十花的魔动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