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快3网址_快3电脑版_下载| > HP黑暗时代 > 第四十七章:狼人历险记 五

第四十七章:狼人历险记 五


  显然几人的魔力施放出来的铁甲咒没法子阻拦灰狼的进攻,两道铁甲咒瞬间就被撕的粉碎,障碍咒打在灰狼的脑袋上也没起什么作用,彼得蹬着小短腿又惊又惧想要往后退去,场面一片混乱。
  加里别无他法,只能求助于自己的魔杖了。
  “盔甲护身,盔甲护身,盔甲护身!”加里用魔杖指着彼得,心中大喊,嘴也不带停,念着咒语。
  他感觉手指一震,魔杖里的魔力朝着杖尖疯狂汇聚,然后一道光飞了出去,加里感觉整根魔杖中储藏的能量都已尽数倾泻出去了。
  这股炽热的能量直接砸中了彼得和灰狼之间的地面,铁甲咒生效了。
  但是这道铁甲咒和加里之前施放的那些截然不同,这道铁甲咒不再是透明颜色,而是充满质感的黑铁色。
  就处在铁甲咒后方的彼得感受最深,立在他面前的铁甲咒就犹如一堵厚实的城墙,雄厚方正,巍峨耸立。
  灰狼也被吓了一跳,但在空中已经刹不住车了,一头撞了上去。
  灰狼的感觉就像是撞在了一堆钢铁上一样,坚硬无比,只这一头,就撞的七荤八素,眼冒金星。
  它不甘心,蓄力再次朝着铁甲咒冲了过来。
  然后它就以更快的速度弹了出去。
  它再爬起来的时候,眼神中忌惮满满。
  彼得这才松了口气,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感觉像是从死神的手中走了一遭。
  阿尔弗丽娜等人看向加里的目光中夹杂着感激、嫉妒和对他施放出强力铁甲咒的难以置信。
  好在之前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彼得和灰狼身上,没有察觉到加里魔杖的不对劲。
  加里赶紧把魔杖藏到自己袍子衣袖里,免得被人发现。
  狼人盯着加里,它知道有这道强力铁甲咒在今晚是不可能得手了。
  月光终于再次被滚滚乌云遮挡住,灰狼的眼中露出一抹不甘心,猩红狂热的眸子逐渐变得平静温和。
  它瞥了一眼众人,转过身去纵身一跃,几个跳跃之后就融入了黑暗,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之中。
  “呼…”詹姆紧绷的肩膀放松下来,“吓死我了。”
  几人这才如劫后余生一般坐在地上,放松自己紧张的身体。
  “多亏有你在,加里。”阿尔弗丽娜真诚的说。
  “没错,沙菲克先生,你救了我一命。”彼得眼泪汪汪,不知道是被那头灰狼吓的还是感激于加里的出手相助。
  “多谢。”西里斯犹豫了一会,也道了谢,只是脸色不太好看。
  加里也没说什么,只是点点头,便想着自己的心事了。
  洛哈特坐在地上双手环着自己的膝盖,眼神麻木。
  他还记得那头灰狼扑向他的那一个惊魂瞬间。
  嗜血残忍的眼神,在月光照耀下反着光的利齿,强壮的四肢,对他来说那头狼是如此强悍以至于连一点反抗的念头都生不出来。
  就是这样一头狼,被一个只比自己大一岁的加里·沙菲克吓跑了。
  洛哈特埋下头,攥紧的双拳里握着的全是不甘。
  他对自己的能力产生了怀疑,他真的有那么与众不同吗?
  他自嘲的苦笑。
  “我们先回霍格沃茨再说,跟邓布利多校长反应情况…”阿尔弗丽娜开始组织大家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
  只有阿尔弗丽娜和洛哈特知道那头狼是被拴在尖叫棚屋的屋子里的,那这一切是谁做的?
  詹姆扶起西里斯,大家打算返回尖叫棚屋,沿着阿尔弗丽娜之前来的那条通道回到霍格沃茨。
  加里跟在队伍后面,看没有人注意他,把魔杖从袖口中拔出来,仔细观察。
  在施放过强力铁甲咒之后,魔杖的光泽变得有些暗淡,感觉像是魔杖中储存的魔力不足所致。
  尾部的凹槽依然存在,加里感觉像是要镶嵌一颗宝石进去。
  魔杖的宽度要比之前稍细一点,加里按住魔杖的收尾向下压,不易弯曲,要比先前的更加坚硬。
  他感觉很奇怪,要说魔杖的颜色变化是杖芯导致的,那为什么硬度也会发生改变,难不成杖芯连魔杖木材的特质都能改变?
  加里摸不清楚,他回想起自己购买魔杖时奥利凡德那神经兮兮的模样。
  他的求知欲让他赶紧写信询问奥利凡德,可是他又不想把这个秘密暴露给别人,尽管奥利凡德可能从一开始就知道答案。
  一行人顶着夜色回到了尖叫棚屋,他们把地上的盖板打开,钻了下去。
  回到霍格沃茨城堡三楼走廊时众人都已经精疲力尽,詹姆和西里斯突然变卦,不想去找邓布利多校长,他们怕邓布利多给格兰芬多扣分。
  加里和阿尔弗丽娜有正当理由:怕洛哈特惹乱子出事。他们可是出来探险的,今天可不是周末晚上,一个违反宵禁就能给格兰芬多扣上一百五十分。
  阿尔弗丽娜认为这件事情必须让邓布利多校长知道,一头不知道被谁圈养的狼在霍格莫德,对学生和村民造成的潜在威胁太大。
  相比之下,违反宵禁扣除的那点分数实在不值一提。
  两拨人商讨了一会儿,在付出了一定条件之后,詹姆、西里斯和彼得赶回格兰芬多休息室,阿尔弗丽娜、加里和洛哈特去找邓布利多校长。
  临走时詹姆和西里斯的脸色比吃了屎都难看。
  加里和阿尔弗丽娜包着洛哈特往楼上校长办公室走,洛哈特一直神情恍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八楼,霍格沃茨校长办公室位于走廊的正中间,有两头假寐的石兽看守着。
  三人一接近,两只石兽就睁开了眼睛,扮作乖巧状。
  “口令。”一只石兽正襟危坐说,目视前方,看也不看三人一眼。
  “…有要事要通知邓布利多教授,还请宽谅。”三人自然不知道口令,阿尔弗丽娜上前解释。
  两只石兽不搭理她,只是挪挪屁股,似乎在挠痒痒。
  “…邓布利多教授,邓布利多…”阿尔弗丽娜略微放大了声音。
  “我在这儿,格林格拉斯小姐,”三人的身后突然传来了邓布利多的声音,回头一看,一个白胡子白头发老头正笑眯眯的看着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