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
  不仅仅是24条鲜活的生命。
  更准确说,刘家至少一共害死了48个人!
  灵气复苏之前,刘家的那12个长老用过一次殷罡大阵。
  而在前几天,刘家为了自己的产业,还给苏歌玉用了一次。
  至于刘封安手里的黑色长刀,不知道与苏歌玉用的是同一个殷罡大阵,还是另外又害死了24个人。
  元奚感到心中悲凉。
  刘家怎么敢做出这么丧心病狂的事情!
  她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拓拔隐狐或者庄羿。
  让这两位赶紧把刘家铲除了,防止以后还有人着了刘家的魔掌。
  随即元奚又摇了摇头。
  这件事不能告诉庄羿,为了不让庄羿知道,也不能告诉拓拔隐狐。
  通过庄羿和刘卓的对话,刘卓应该是知道这个阵法的,并且告诉过庄羿。
  看刘卓对这个阵法的气愤程度,应该是知道阵法需要用人命吧。
  刘卓知道,那就证明庄羿也知道这个事情。
  但庄羿明明知道,却没有管,可见庄羿目前还不想动刘家。
  所以元奚告诉庄羿也没有用。
  而且元奚还有一个担忧。
  不知道庄羿知不知道,阵法还可以用在兵器上。
  若是知道到还好。
  如果不知道,万一元奚提起阵法的事情,让庄羿对阵法来了兴趣。
  结果庄羿深入一探究,发现阵法竟然能大批量的提升兵器。
  万一庄羿这个神经病,打上了阵法的主意,那岂不是会害了更多无辜的性命。
  归根到底。
  元奚对庄羿的能力很信任,但对其人品,持怀疑态度。
  看来刘家的事情,还要自己去解决。
  “奚奚,别修炼了,累了一天休息一会儿吧。”苏歌玉坐在宾馆的床边,招呼元奚过来。
  元奚放下了满腹心事。
  虽然元奚总感觉时间紧迫,要忙的事情太多。
  但多日未见妈妈,还是非常想念的。
  元奚依偎在妈妈身边,母女俩像打开了话匣子一样,互相讲述这些天的经历。
  元奚把家里多了花上一家和谭子轩的事情告诉妈妈,还简单说了要开全息网络公司的事情。
  苏歌玉的教育方式向来是以鼓励为主。
  听到全息网络这么不切实际的东西,苏歌玉没有阻止,而是笑着鼓励,还委婉的提出可以提供帮忙。
  “奚奚加油,说不定妈妈以后就要靠你挣钱养活了。如果过程中有困难要告诉妈妈,让妈妈也有发挥的余地,展示一下自己。”
  元奚心里暖暖的,笑着点头。
  苏歌玉也简单的说了一下自己这几天的经历。
  被关押的事情,她没详细说,怕影响元奚的心情。
  不过用天赋技能做手术的趣事,倒是给元奚讲了不少。
  因为到宾馆的时候,就已经是后半夜4:00多。
  母女俩感觉没说多久话,外面的天就亮了。
  “铃——”
  手机的闹钟声突兀的响起。
  元奚瞬间从床上跳起,翻出手机一看。
  果然是早上7:00的闹铃。
  这可是她昨天特意设的闹铃啊。
  “我有事出去一趟,一会儿回来。”元奚匆匆与妈妈打了个招呼,就急切的跑出宾馆。
  怕早高峰的京城堵车,元奚骑了辆共享单车,一路以风驰电掣的速度,来到了一家还未开门的银行。
  元奚看了看手机,已经7:45,还有15分钟,银行就能开门了!
  还有15分钟,就能看到她最心爱的全息网络载体了。
  别看元奚昨天那么大方的,把全息网络载体存到银行里,甚至还打算无偿送给韩阳。
  但那一切是建立在,自己可能会死的前提下。
  现在小命保住了。再面对决定自己未来事业的全息网络载体。元奚突然觉得,全息网络载体存在银行里的每一秒钟,对她都是一种煎熬。
  等待的过程中,元奚忍不住开始胡思乱想。
  她的全息网络载体,会不会被银行的工作人员调包?
  她的全息网络载体,会不会被有眼光的人看中,想巧取豪夺下来。
  她的全息网络载体,在冰冷黑暗的银行躺了一宿,会不会不开心?
  她的全息网络载体,有没有被冻到?被饿到?被冷落到?
  实在太担心了!
  思维好像越来越跑偏,元奚连忙停下胡思乱想,目光灼灼的看着银行的卷帘门。
  大概是元奚的目光太过认真。
  几个刚从早市买菜回来的大爷大娘,忍不住多看了元奚一眼。
  元奚看着银行大门,那期待虔诚又兴奋的目光,肯定不是来上班的。
  这群大爷大娘中,其中一个70来岁的大娘,忍不住走上来,拍了拍元奚的肩膀。
  “闺女,一会银行开门发啥啊?你怎么这么早就来这等着了?”
  一听这话,剩下几个大爷大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瞬间在元奚身后站了一排。
  其中一个大爷还指了指自己手上提的鸡蛋,对后排的大娘抱怨道。
  “银行最爱发鸡蛋了,早知道今天早上我就先不买了!”
  元奚:“……”
  她尴尬的咳了两声:“银行什么都不发,我是在等银行开门办业务呢……”
  虽然元奚解释得很清楚,但大爷大娘们不怎么信。
  谁等银行开门办业务,会是那种期待又兴奋的眼神。
  刚刚问元奚话的那个大娘,腿脚利落的站到最后,还冲前面的人抱怨道。
  “是不是第一个进去的人,发的东西不一样啊?那个小姑娘怕我们插队,所以不告诉我们实话。”
  其他人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有大爷还安慰元奚道:“小姑娘你放心,我们都是一群讲素质的老头老太太,不会插队的。”
  元奚还能说什么……
  反正银行也快开门了,等开门呗。
  不得不说,人是有从众心理的。
  因为这些大爷大娘排起了长队,不少路过银行,闲着没事的老头老太太,看这架势就开始打听怎么回事。
  听最开始的那一批大爷大娘们说,银行有活动,于是纷纷排起队。
  元奚看着后面越来越长的队伍,心累,不想说话……
  就在这时,银行的卷帘门从里面打开。
  睡眼惺忪的保安大哥,如往常一般开门。
  他习惯性的打了个呵气,然后一抬眼,顿时呆住了。
  刚刚因为打哈气张开的嘴,不仅没合上,反而张得更大了。
  谁来告诉他,外面一群老头老太太是怎么回事?
  没人告诉他今天银行有活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