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辉宫里。
  夏宁看着面前的弟弟,为他将领口的纽扣系了系好。
  “都怪我,不该让你出去冒险的。”
  绝世的妃子伸出手掌,轻抚着面前少年的脸庞:“有没有受伤呢?”
  夏极摇摇头,无奈道:“姐,我已经长大了。”
  即便两世,但前一世穿越时,也不过是个少年。
  这样的姐姐,几乎是一个完美的形象,也几乎不停演绎着“护弟狂魔”的角色。
  夏宁手指忽然蘸到了些湿,拿出一看,手指却是鲜血。
  她蓦然抬头,怔怔看着弟弟。
  夏极道:“是年无夜的。”
  夏宁蹙眉:“什么呀!那个大高手到底怎么保护你,居然让年无夜的鲜血溅到了你身上...这不是说你差点被年无夜打到嘛。”
  她也认为是一个神秘的大高手保护了夏极。
  而这大高手怕是夏极自己的渊源。
  “什么时候把那大高手请来王都,做姐姐的要当面感谢一下人家。”
  夏极一愣,还未说话。
  夏宁又说:“都是姬盛不好,我让他派人去把所有反军都杀光了,为你报仇。”
  提起姬盛,夏极面色顿时淡了几分。
  他轻轻吐了一口气,道了声:“不用。”
  夏宁没有看到,她转身去倒些暖茶,在这深秋的时节里,暖一暖身子算是很好了。
  她一边倒着茶,一边嘀咕着:“白璞学艺都学了这么久了,怎么还不来,有他看着你,做姐姐的也能够放心点儿。
  白璞呀资质可是很高的,和你虽然不是兄弟,但却近乎兄弟,对你也是掏心掏肺。
  将来,你们一定要好好相处,不要吵架。
  嗯,还有呀,姐姐这些天一直在为你挑选王都权贵家的姑娘,只想着早点儿找个能管得住你的人,让你别乱跑了。”
  她倒好了两杯暖茶,放了一杯在夏极面前。
  茶汤清润,如是明晃晃地红玉被打碎了。
  夏宁自顾自地喝了一口,正色看着对面的少年,微笑着问:“小极,你喜欢什么样的姑娘,和姐姐说说呗。”
  夏极道:“怕不是我喜欢什么样的,而是满城天阙,有哪家正正常常的姑娘会喜欢我吧?”
  夏宁皱了皱,一拍桌子,娇嗔而霸气道:“小极,你去看,你看上哪家的,不管是谁,你回来和姐姐说,姐姐一定让她嫁给你。”
  夏极道:“这样会不会太不讲道理了?”
  夏宁翻了翻眼:“我是女人。”
  夏极笑出声了。
  “那别人会不会觉得我们姐弟太过蛮横,觉得我们...”
  “那有什么?我的心很小,能装下的不多,对你好,就是善良,对你坏,就是邪恶...”
  夏极忽然沉默了。
  他饮完了这一杯暖茶。
  心底真的暖暖的。
  所以,他忍不住又颤声问:“夏宁,你在这里真...”
  他话还没说完,对面那绝世美人已经伸出了玉白的手指,挡在了他唇上,然后重重地、认真地点了点头,轻声道:“没有。”
  等到夏极在小太监带领下离开。
  绝世的美人站在门前,目送他远去,那身影去远了,她也没有收回目光,而是看着此时萧索的天空。
  天是阴天。
  彤云积压,好似一块幕布遮挡住了这天、这地,庇护住了这人间里小小的两个人儿。
  ...
  天阙学宫。
  九层高楼。
  而独立的演武小院林立在后。
  此时,大殿里是非常热闹。
  “恭喜上将军,贺喜上将军。”
  学宫的老师再也无法面对一个上将军而无动于衷。
  所以,他们看到夏极走进来时,都是上前恭贺。
  背着白金剑匣的眼镜娘看到自己唯一的徒儿,心里一喜,但很快又有些紧张。
  宁妃偷偷给自己送一个值钱的宝物,让自己照顾这徒儿...
  万一被他知道,会不会让自己把这钱吐出了呀?
  忽然。
  有老师提议道:“上将军地位卓绝,自然不应该再和初级学宫弟子待在一起了。”
  他这么一点,旁的人顿时都明白了。
  上次初级学宫弟子比武,这草包把孩子们一个个都吓到了台下,完全是大人欺负小孩的架势,这老鼠屎还是早点撵出去好。
  “不错不错,上将军实力高强,居然能够斩杀反王年无夜,实在是恐怖如斯,我提议...上将军已经可以从学宫毕业了。”
  夏极愣了愣,问道:“那我也来做老师?”
  学宫里顿时鸦雀无声。
  然后一位老师道:“上将军日理万机,哪有功夫来做老师啊,和你们开玩笑呢,你说是不是啊,上将军?”
  夏极摆摆手:“不忙。”
  “您忙。”
  “真不忙。”
  “您真的忙。”
  “我真的不忙。”
  老师们:...
  他们无解了。
  这草包当着学生的时候,师生之间还隔了一层膜,如果他混进了老师的阵容,那可是完蛋了。
  幸好这时候,萧樱开口道:“怎么可以呢,他还没学会我的四诛剑道呢。”
  眼镜娘的这句话就好像一根救命稻草。
  老师们飞快地说了起来。
  “不错,刚刚是我们失算了,上将军虽然威猛,但来我们学宫是求学的,俗话说三人行必有我师,上将军不耻下问,我们实在不该辜负他才对。”
  “萧樱老师虽然实力低微,但剑道还是精妙的,上将军必定能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更上一层楼。”
  眼镜娘:??????
  众人讨论来讨论去,最终还是同意让夏极连升两层,直接跨过初级、中级,进入了高级学宫弟子的行列,这样也算皆大欢喜。
  ...
  夏极在萧樱的独立演武宅院里呼呼大睡。
  而眼镜娘则是在抬上认真的教导。
  为了避免动作太快,而把眼镜甩飞掉,所以每次,她都是摘下眼镜,然后再开始专心的御剑。
  诛剑,戮剑,困剑,绝剑,四大剑道她一一演示。
  毕竟拿了人家姐姐的钱一夜暴富了嘛,她也不好意思再藏私。
  一套演完。
  眼镜娘才摸索着拿起厚底眼镜,看向夏极时,夏极正双手搭在摇椅上,舒舒服服地睁开了眼。
  眼镜娘充满期待地问:“夏极,为师教的,你都听懂了吗?”
  夏极点点头,斟酌着回了两个字:“略懂。”